当前位置: 永川网 >> 新闻 >> 永川新闻 正文
爱管“闲事”的乡村医生变身调解员

爱管“闲事”的乡村医生变身调解员

——记2017年度“感动永川人物”候选人、朱沱镇老中医、新乡贤周希林

永川日报记者 涂 燕 文/图

 
周希林正在整理诊疗箱。

        10月25日的午后,一场秋雨连绵而至。吃过午饭,周希林挎上15斤重的诊疗箱出发了。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周希林的步履很匆忙。“第一户患者需要输水、第二户是回访,得空还要去王吉秀家看看。”老人一边走一边计划着下午的“路线”。路上,不时有村民和他打招呼。“我生在朱沱、长在朱沱,对这里的山山水水有感情,人老了,就把根扎在这里了!”

        是呀!从医52年,从青春少年到白发苍苍,年逾古稀的他将一生情感都倾注在了这个叫做朱沱镇涨谷村的乡村深处。蜿蜒崎岖的小道,老人深深浅浅的脚印,连同他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都见证着他的付出。如今,早已是儿孙绕膝、含饴弄孙的年龄,他却依然背着医药箱走村串户,坚持为乡亲们看病,还兼职做起了“乡贤调解员”。

        年过七旬坚持行医

        精瘦,是老人给人的第一感觉。随着年龄的增长,老人手背上的血管更加突出,一双手显得苍劲有力。每天,老人的诊室都会有患者前来看病,诊桌前,老人耐心的号脉、辨脉、问症、开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几年前,替人看了一辈子病的周希林退休了。可谁也没想到,退休后的第二天,周希林就将“医务室”搬进了自己的家。“在这里为村民看了一辈子的病,村里哪个人身体啥子状况我都清楚,还是闲不下来啊!”为这事,周希林没少和老伴拌嘴。

        一张诊桌、一柜子书、两个随诊箱、两个透明药柜,以及里面摆放整齐的各类药瓶,简洁整齐地构成了周希林的“家庭医务室”。“老了,背不动了,大的诊疗箱有20斤重,小的15斤,我现在只能背小箱子了。”老人指着药柜上的诊疗箱说。

        52年前,周希林立志学医的那一天起,他就告诉自己,要扎根乡村,服务涨谷村老百姓。十块、五块、两块……在周希林的卫生室,看病通常只需要给这样的价钱。在他看来,让病人少跑路、少费钱、少吃亏,就是作为医生最大的职责。

        在85岁的王昌平老人看来,周希林是她除了儿子外最亲的亲人了。王昌平唯一的儿子在新疆打工,一年难得回永川一次。平日里,就是老人独居。而周希林,成了这里的常客。除了给老人看病,他还顺带给老人买点补品、水果,帮老人打扫卫生。而对于老人的诊疗费,都是纯义务的帮忙。

        “你一不为钱,二不为名,你图啥子哦!”周希林的种种善举总会遭来村民的不解。儿子、女儿都在外地工作,条件很好,但老人就是舍不得“挪窝”。“我走了,我的病人怎么办?”周希林总说。

        涨谷村是个市级贫困村,有不少独居老人。去杨云煌家看病,总是要帮他把水缸里的水装满;王昌平有心脑血管病,用药要温和一些……尽管自己也是一位年过古稀的老人,但病人的病情乃至生活状况却深深印在他的脑海里。

        念好调解经

        在涨谷村,乃至整个朱沱镇,和周希林名气一样大的还有设在他家里的乡贤评理堂。

        为人谦和的周希林在52年的行医生涯中,听了太多患者与他闲聊的东家长西家短。起初,周希林还是当个笑话来听,后来,周希林意识到这些纠纷虽小,但是一旦没解决好或者处理不当,就极有可能转化为治安刑事案件,影响一方平安。于是周希林开始利用行医之便,主动帮助村民调解纠纷。

        都说基层工作难干,调解工作更是家长里短的繁琐事居多,可谈起自己的工作,周希林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抱怨。“每当调解成功一起纠纷,一种幸福感就会油然而生,就觉得付出再多、再辛苦都值了。”周希林说。

        周希林的乡贤评理堂可不是简单的民间调解,他还将自己研究多年的六种“控怒”消减法传授给村民。从医52年,周希林除了拿手的针灸、推拿、按摩外,还多年潜心钻研中医治“心病”。他觉得,中医所谓的喜、怒、忧、思、悲、恐、惊——“七情病”,最可怕的还是一个字“怒”。而处理村民纠纷矛盾中,最易见的也是因“怒”而引发的矛盾。

        于是,周希林自创六种“控怒”消减法,包括:脱离现场、冷淋法(夏日使用)、深呼吸、打沙袋、大声叫、按穴位,并广泛向村民宣传讲解。

        随着周希林参与调解的矛盾纠纷越来越多,他的热心与公正逐步传开,名气也越来越大。涨谷村人口多,矛盾也不少,哪家夫妻吵架了,哪家儿女和老人闹矛盾了,哪家和邻居有纠纷了,只要是周希林知道了,他肯定会上门帮助调解。

        “我的手机就是热线,每天24小时开机。”周希林笑呵呵地说。

        闲事不好管

        幽默、乐观、有责任感,最终让周希林赢得村民的尊敬和认可,也为他的调解工作打下了坚实基础。正是这份社会责任感,让周希林在这条路上义无反顾。

        2016年,涨谷村要修建一条村级公路。这本来是一件大好事,却因为一件小事让整个工程耽搁了下来。原来,公路要占用村民周某的部分土地,由于地里正栽种着玉米苗、苕尖,周某坚决不允许动工。村支两委多次上门协商未果。涨谷村党总支书记周仕忠找到周希林,希望他能出面调解。

        周希林二话不说接下了“任务”。周希林以“自家人”、“老辈子”的身份找到周某,与对方沟通。哪知周某并不给“面子”,依旧坚持己见,阻扰施工。眼看工程耽搁了大半年,周希林急得嘴角长泡。多次约周某见面,对方就是不肯现身。一气之下,周希林当着大伙的面,把周某田里的秧苗扯个精光。这下,周某反倒懵了。周希林质问到:“你就开个价,你土里的东西值多少钱?为了这点钱,你耽搁工程这么久,你好意思吗?涨谷村本来就是贫困村,现在要修路发展产业,你还要阻扰,你好意思吗?”一席话,说得周某张不开嘴。“我看土里这点庄稼最多300块钱,我给你买了!”说完,周希林从口袋里掏出300块钱,塞到周某手中。

        耽搁半年之久的工程终于得以顺利推进。周希林心中的大石也落下了。

        前不久,村民刘某找到周希林反映其家庭纠纷,刘某与丈夫夏某结婚后一直与婆婆王某居住,王某现已年近八十,又身患糖尿病卧床不起。刘某既要照顾孩子,又要侍候老人,生活负担极重。王某其他六个子女对王某不闻不问,极少到家探望,王某对此十分不满,请求周希林的帮助。

        周希林得知这一情况后,分别同王某子女及其邻里了解情况,得知王某现在同小儿子一家生活,其余六个子女均做生意,家境殷实。今年以前王某的六个子女均不定期给与赡养费,让其请保姆照顾自己。由于王某瘫痪在床,今年年初保姆辞掉工作,只能由小儿媳刘某一人照顾。因为不再请保姆,六子女也不再给与赡养费。

        周希林与老人王某交谈后,了解到其愿意在小儿子家生活,但是其他子女不来探望让她十分伤心,她希望一家人和睦相处,同时子女要尽到赡养义务。周希林随后通知王某七个子女前来商量解决方案,通过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喻之以法的说服教育,让王某的几位子女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均表示愿意对老人进行赡养,每月每人支付300元赡养费。

        周希林说:“看着大家皱着眉头来,带着微笑走,心情总是特别舒坦。”他还总结出“七字诀”、“五心”作为工作指南:即牢记一个“勤”字,克服一个“畏”字,不忘一个“访”字,紧扣一个“法”字、讲清一个“理”字、突出一个“情”字、围绕一个“和”字;“五心”即“信心、耐心、细心、热心、爱心”。

        “每天都会有磕磕绊绊的事情发生,但是只要是找到我,我就要管,能帮忙的一定帮忙。”这就是周希林的心里话。 就是这样,周希林利用行医之便服务社会,上为政府分忧,下为百姓解难,维护一方平安,赢得了群众的信赖。他的热心与才能也引起了朱沱镇政府和司法机关的注意,特将其评为“朱沱镇乡贤”并颁发“乡贤调解员”聘书,共同参与到平安朱沱的建设中来。

 

编辑: 袁菲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 技术支持:永川网
渝ICP备11003527号-1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汇龙大道东一路19号 永川区新闻社网络宣传部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