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川网 >> 新闻 >> 永川新闻 >>  正文
工匠 雕琢万千世界

工匠   雕琢万千世界

——访80后“守艺人”段吉祥

本报记者   涂  燕  文/图

段吉祥在果核上描摹人生


橄榄核雕—御龙(宽2.0—高3.5厘米)


桃核雕刻—钟馗(宽2.3—高3.3厘米)


橄榄核雕—小弥勒(宽2.1—高3.5厘米)


一把把长短不一的刻刀,一颗颗形状各异的果核,一件件栩栩如生的核雕作品,80后渝派核雕创始人段吉祥以刻刀为笔,在普普通通的果核上描摹人生,刻画出万千世界。


学  艺

“闭之,则右刻‘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左刻‘清风徐来,水波不兴’……”20年前,穷小子段吉祥还坐在永隆中学初中教室里朗读《核舟记》这篇课文。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几年后的他会与文中的核雕结缘,用一把刻刀雕刻自己的人生。

段吉祥出生在南大街街道八角寺村的一户普通农家,排行老二。家里穷,但父母却对这个内向腼腆的“二娃”格外疼爱。段吉祥初三毕业后,家里的收入无法供他继续读书,他选择到兰州学艺。

“我母亲当时是把家里的瓦房抵押给银行,揣着1200块钱,带着我到兰州。”一路上,年仅15岁的段吉祥很迷茫。

段吉祥在兰州唯一的“亲人”就是在当地一家星级酒店任厨师长的老家邻居。“杀鱼”,是段吉祥的第一份工作。“我每天要杀几十条鱼,工作很枯燥。”很快,段吉祥被后厨的食品雕刻所吸引。萝卜、南瓜、冬瓜,被食品雕刻师雕琢成人物、花鸟,精湛的技艺令人叹为观止。

每天,段吉祥完成工作后就溜到食品雕刻师身后“偷艺”。当时还是杀鱼学徒的段吉祥工资260元/月,每月寄回家里160元,剩下的100元交给邻居代为保管。迷上食品雕刻后,购买雕刻刀具成为唯一的开支。

酒店通常9点半下班,回到寝室后,段吉祥用从酒店带回的萝卜学习食品雕刻,削、铲、挖、掏、雕……无人指点的他几近“疯魔”。 日积月累苦练修为,酒店开始嫌弃段吉祥消耗了太多萝卜,禁止他再用酒店食材学习雕刻。于是,段吉祥到处捡泡沫代替萝卜。

三年苦练,段吉祥决定外出闯荡。


结  缘

离开兰州,段吉祥只身一人来到上海。痴迷雕刻的他报名学习纹身,半年后,在上海租下一间店铺开起了纹身店。纹身店的生意不错,每月有几千元的盈利,自由的工作时间让段吉祥有大把的时间研究雕刻。

纹身店的旁边就是古玩市场,时常有熟识的客人拿着新淘的“宝贝”到段吉祥的小店闲侃。一次偶然的机会,段吉祥接触到了一串核雕物件。“雕的十八罗汉,现在看来不算精美,但我当时就着了迷,反复看了五六遍。”一枚小小的果核竟可呈现大千世界,段吉祥有了学核雕的想法。当晚,他迫不及待上网搜索,了解核雕的相关知识、制作工艺、市场前景。第二天,就买来橄榄核、刻刀、锉刀、电钻等原材料,开始“闭门造车”。没有老师,段吉祥就上网找视频,一刀一刀地研习,一点一点地改进。初期,段吉祥对手法不熟,刻刀又锋利,雕刻时候用力过猛就容易受伤;一天雕刻好几个小时,晚上吃饭连筷子都拿不稳。段吉祥手指头、掌心大小不一的疤,就是他核雕技艺成长的见证。

从早上开店到凌晨,只要店里没有客人,段吉祥都会坐在电脑旁看视频。一个多月后,他的第一件作品面世。“当时雕的就是十八罗汉,我卖了200元。”

渐渐的,段吉祥将所有的精力专注于核雕工艺,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在这五彩缤纷的核雕世界中实现人生价值。“核雕做的是减法,每一次下刀都要既准又稳。”段吉祥说,“核雕作品是通过极小的物件,表现最丰富的内容,展示最生动的形象,表达最浓厚的感情。这些,都需要极高的艺术修养和深厚的文化底蕴作支撑。”从此,他开始努力学习传统国画技法,还阅读了大量唐诗宋词、文学名著,不断丰富自己的学识。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年的实践和钻研,段吉祥的核雕技艺突飞猛进。


传  承

2007年,段吉祥的核雕工艺受到不少上海当地人的追捧,他的网店也是订单不断。就在大家都觉得他可以凭着核雕技艺在上海站稳脚跟时,段吉祥却悄然回到了永川。

“核雕在北上广、江浙一带流行,但这项传统技艺在西南却是空白。我要做重庆核雕第一人。”带着梦想,段吉祥用自己所有的积蓄在永川购买了住房,装修成工作室,开始了他的寻梦之旅。

每天,段吉祥都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苦心钻研。如果说,想象是艺术的翅膀,那么创新就是艺术的灵魂。采访中,段吉祥放下手中的刻刀,把橄榄核凑到灯前,一边旋转,一边仔细地观察。“每雕刻一件作品,都是一次创新。我首先要反复研究橄榄核天然的纹理,再构思要雕刻的图案。然后,用刻刀将自然麻纹隐藏到图案中。”他说,“有时,本来雕刻前就构思好了图案,可是,下刀后突然又有了新想法。这时,就得停下来仔细琢磨,弄得夜里经常睡不着……”

这段时间,段吉祥将所有的时间都用于技艺的提升、创新,从早到晚都在工作室里低头研究。每个月的收入也只有600元左右,连购买刀具的钱都无法保障。这时,所有的人都劝他改行,找个谋生的活计。段吉祥却没有一丝动摇。女友见如此“执迷不悟”的他,断然分手。“那是我最惨的日子,每天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就和家里的小狗说话。”信念支撑着段吉祥走过了那一段晦暗的日子。

经过几年的潜心苦修、不断创新,段吉祥成为核雕届的后起之秀。他的作品刀法流畅、线条细腻、人物表情逼真,成为渝派核雕的创始人。段吉祥最大的优势也许要算静得下心、难得住寂寞。这份坚守让他在北京、上海的销路逐渐打开,在重庆本地也受到广泛关注。2010年,段吉祥的网店月收入上万;2013年、2016年,段吉祥分别注册了商标“段吉祥”、“渝派核雕”;他的实体店也从永川搬迁到了重庆洪崖洞……而他的作品也得到了业界认可:2016年作品《吊脚楼·山城记忆》荣获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暨国际工艺美术精品“工匠杯”金奖;2017年作品《生命》荣获第二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暨国际工艺美术精品“工匠杯”工艺美术精品奖“金奖”; 2017年被评为永川区“十大工匠”……

看似顺风顺水的段吉祥又做了一个惊人举动——招兵买马。核雕技艺向来难觅良师。想到自己求学之初无人教学的尴尬处境,段吉祥在永川招收学徒,并承诺包吃包住,两个月过后保底工资2000元。第一期,段吉祥就招募到35名学徒。“那时候我所有的收入都用来教学,一年下来,还亏了十来万。”在段吉祥看来,核雕的技艺应该传承下去,要让更多的年轻人知晓这门艺术。教学其实是一场淘汰赛。很多学生吃不了苦,一走了之。如今,第一期学生还留在段吉祥身边的只有三人,而这三人也成为段吉祥的左膀右臂。

如今,段吉祥创建的渝派核雕已在核雕届有了一席之地。虽然现在已经将工作室迁至重庆洪崖洞,但段吉祥却依旧眷恋着永川这方水土,每月都会向家乡中高职院校学生授课,将渝派核雕技艺传承下去。


后记:段吉祥说,一个真正的匠人,无需多言,只需低头做事,抬头做人。作为传统核雕艺术的“守艺人”,段吉祥对于传统手工艺的痴迷让人感动不已。传统手工艺需要保护,需要更多的年轻人来继承和学习,他相信未来会有更多想要学习传统手工艺的人加入到这个行列中来。让传统手工艺一直流传下去,保住这一份古朴、深厚的记忆。


编辑: 李小川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 技术支持:永川网
渝ICP备11003527号-1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外环西路88号(原财政局) 永川区新闻社网络宣传部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