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川网 >> 新闻 >> 永川新闻 >>  正文
那些远去而清晰的记忆

——“5·12”地震十周年镜头记忆

特约通讯员  周晓东  文/图

2008年5月13日,重庆医科大学附属永川医院医务人员在帐篷里进行手术,护士肖清莲用应急手提电筒为医生照明。


2008年6月1日,重庆医科大学附属永川医院医护人员为杜银珍老人提前过百岁生日。


四川汶川遭遇了里氏8.0级大地震,地震波及大半个中国及亚洲多个国家和地区。大地颤抖,仅仅5分钟,震区的房屋化作一片废墟。在这场自然灾害中,近七万同胞罹难,三十七万多人受伤,近一万八千人失踪,数百万人丧失家园。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灾难对震区许多家庭造成的伤害,至今难以弥补,中国人民在灾难面前爆发出空前的强大力量和团结精神,震撼了世界。

因为工作原因,在那段特殊时间,我随重庆医科大学附属永川医院抗震救灾医疗救援队在地震数天后到过灾区;在重医附属永川医院接收地震灾区伤员后,我又与在住院的伤员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地震后的2009年5月,我再次随重庆医科大学附属永川医院地震灾区回访队深入灾区。我用镜头记录了地震后灾区的残垣断壁;灾区人民的生活状态;医疗救援队医务人员的无私奉献;灾区伤员在异地救治期间,川渝一家亲的感人场景;记录了地震灾区来渝的第一高龄伤员北川县曲山镇井夹山村的百岁伤员杜银珍婆婆;记录了北川中学地震伤员姐妹花——郭娇、郭玲……在“5·12”地震十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那些场景、那些人依然清晰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地震了

我清晰地记得那个午后,在家里,正在床上午休的我,突然一阵颤动,楼下卷帘门疯狂地“哗哗”作响,室内的吊灯和一些物品也在摇晃,然后就听到外面人声鼎沸,我第一时间的感受就是地震了,跟着慌乱的人群跑下楼,一瞬间通信全断。

在剧烈地晃动下,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永川医院住院的病人开始慌乱起来,正在值午班的医务人员处乱不惊,一边安抚病人,一边组织病人疏散。在医务人员的指挥下,病情轻的,可以自己走动的病人从消防通道疏散到了住院部院前广场;病重的则由推床和医务人员背到室外安全地带;手术室正在进行的手术,没有因地震停止一刻,医务人员沉着地为病人做手术。

在地震发生7个多小时后,重医附属永川医院组建了由医疗副院长张正洪带队,骨科、脑外科、普通外科、麻醉科等科室专家和护士组成的10人医疗队,他们带上应急药品和医疗器械等,在重庆市卫生局的指令下,开赴灾区救灾。在重大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到达现场,也是作为摄影人的我,内心最急切的期待和要求。在打好背包,带上相机向医院领导提出申请后,我在临上车的最后一刻,因领导一句:“前面需要的是医务人员!”而失去了第一时间前往灾区的机会。

地震发生当晚10时25分,医疗队即出发,于次日凌晨2点10分到达成都,并应四川省卫生厅的安排,立即赶往什邡市,清晨6点30分,医疗队到达什邡后,投入到抢救伤员的工作中,医疗救援队所在救治点什邡市人民医院住院大楼和门诊大楼已在地震中受到严重破坏,手术都在帐篷内进行,在护士应急手提电筒的灯光下,医生们凭着自己的精湛技术进行着手术,一直到13日午夜零时,医疗队连续奋战17小时。至15日,他们每天的工作时间都在十几个小时以上。救治伤员360余人,其中重伤员80余人,进行手术20余台次,开展麻醉9台次,包括截肢手术。

前线医务人员传回帐篷里手提应急电筒灯光下手术的照片,让我想起了提灯女神——南丁格尔。

赴什邡

在不能前往灾区的数天煎熬后,2008年5月17日,我随时任重医附属永川医院院长陈力带领的第二批医疗救援队远赴什邡灾区,向什邡市人民医院捐赠了价值6万多元的药品和医疗用品。

“川渝本是一家人,兄弟有难时,正是我们应该伸出援手的时候!”

陈力的话至今犹在耳边。医疗救援队在向什邡市人民医院转交了救灾物品后,立即赶往洛水镇了解当地灾情。在驶往洛水的路边,到处是残垣断壁,不断有救援车辆和救援部队往灾区赶去,我们心里沉甸甸的同时,又有一丝温暖涌起。

在洛水,灾难阻断不了人们的爱心,自救、互助,洛水镇永兴公园,安置了数百名灾民,公园内秩序井然。社区干部和志愿者为大家送来矿泉水、饼干、蔬菜和面包等食品,灾民每天可以分到5至6瓶水。街道间解放军官兵在清理现场。消防官兵用消防车为灾民送上生活用水。

设立在洛水镇卫生院的救护点,不断有拉着救援物资的车辆开进大院,里面堆积着矿泉水、蔬菜、食品和衣物等。在这里,我的镜头捕捉到了个头小小的志愿者杨浩然,14岁的他是洛水附近两路口中学的学生,他与伙伴们在不停地搬运着救灾物资。他说自己家里也遭灾了,房子全部都塌掉,庆幸的是没有伤人,下午刚赶到洛水参与志愿者工作;19岁的文传林刚从红白镇逃出不久,就参加了志愿者队伍,说起12日的灾难,他仍然惊魂未定;18岁的洛水镇中高三年级学生小张因教室在另一地方,且是平房躲过一劫,但他的几个高一、高二的朋友却永远倒在了教学楼的废墟里。在洛水灾区就有200多名志愿者在参与救灾工作。

生命在这里是如此的脆弱,又是如此的坚强。


杜银珍


2008年5月18日凌晨,随着一名由四川绵阳江油转运到重庆的地震伤员抵达重医附属永川医院,医院正式开始接收来自四川地震灾区的伤病员。随后的几天,医院又接收了数十名灾区伤员,这些伤员主要来自绵阳北川、平武、江油等地,伤情以骨折、脑外伤居多。他们中最年长的99岁,最小的11岁,最长的就是北川县曲山镇井家山村的杜银珍婆婆。

曲山镇井家山村就在地震中心地带北川县城边是大山上,地震发生时,杜银珍老人背着重孙在厨房做饭。厨房垮塌后,强大的冲击波将她一下推出5米多远,摔到在院坝里。后在孙媳妇的搀扶下赶了10里山路遇到救援部队,被送到绵阳市中医院。2008年5月19日转至重庆医科大学附属永川医院接受治疗。

初见婆婆时,杜银珍老人的脸上带着淤青,还没有从地震的惊恐中平静下来。婆婆的身体很硬朗,医生对她的身体作了全面检查,发现老人在地震中只是面部受了轻伤,左脚也受了点外伤,没有其他的伤情。根据老人的具体情况,医院进行了治疗和精心调理,老人的伤势康复,心理状况也十分理想。

农历5月20日,是杜银珍婆婆的99岁生日,为了给老人留下一个美好的记忆,医院的工作人员决定按照民间风俗为老人提前过百岁生日冲喜。2008年6月1日,在镜头前,满面笑容的杜银珍胸前配挂着红花接受着人们的生日祝福。在生日蛋糕的烛光下,医务人员和病友们向老人送上了生日的祝福和礼物。

2009年的5月2日,我随医院汶川地震一周年灾区回访组,再次见到了杜银珍婆婆,沿着弯险的盘山公路,来到杜银珍的家。在山脚下,北川老县城静静地躺在那里。这个城市的过去就沉睡在这里,连同这个城市地震前三万人口中的一万六千多个生命。

杜婆婆虽然叫不出大家的名字,却仍能清晰地记得大家对她的关心。她说:“医生护士对我好得很!”医护人员拉着杜婆婆的手问长问短,还把杜婆婆在永过生日时的照片做成精美画框送给了她。“挂起来我看看,这照片好看!”杜婆婆赶快叫儿媳把画框挂起来。 婆婆硬留着回访组在她那耍几天。当回访组告别回头望时,老人仍站在高高的院坝边,努力地探着身子向着回访组离去的方向,不舍大家的离去。

十年过去了,不知杜婆婆安在与否,我在心里祝愿她幸福!


姐妹花


5月9日,玲玲通过微信告诉了我娇娇的微信号,娇娇和玲玲是堂姐妹,郭玲16岁,郭娇18岁,她俩都是北川中学的中学生,一个读高一·九班,一个读高二·八班,“5.12”地震时,北川中学教学楼中的一层,陷入了裂开的地里,因她俩的教室都是在二、三楼,虽然随着坍塌的教学楼被埋入废墟里,但都只受了轻伤,娇娇头部和左手受伤,玲玲右手受伤。北川中学地震前有近2793名学生,地震后有1200多名师生永远地逝去了。

2008年 5月19日的下午,一列运送地震灾区伤员的列车将娇娇和玲玲送到了我所在的医院,因为工作的缘故,我那段时间几乎天天都要去收治灾区伤员的爱心病房。两个小姑娘刚到病区时,还没有从地震的阴影中摆脱出来,其实那种恐怖的景象,短时间又有几个人能忘却呢,同班的同学转眼间阴阳两隔,残垣断壁、残肢断臂、鲜血、哀号。与小姑娘的交流是从闲谈开始的,讲永川的野生动物世界、茶山竹海,讲好玩、有趣的事,渐渐地再讲她们经历的地震,这道坎,她们总是要面对的,虽然失去了许多同学、老师,但她们的父母、家人都还安好,这些都是可以让她们欣慰的地方,渐渐地小姑娘的脸上有了笑容,与我也有了更多的语言。

2008年“六一”儿童节,重庆医科大学附属永川医院组织病区的儿童去重庆野生动物园玩,虽然两个小姑娘早已经“超龄”,但我们还是带上了这对“大儿童”,毕竟,让她们快乐,是我内心加给自己的责任。小姑娘叫我叔叔,与她们,我有了更多的亲情,那段时间多了许多的牵挂,对她们,对那些在病区住院的灾区伤员。与她们及住院的伤员交流是轻松而愉快的,没有隔阂的交流。

十年了,郭玲,我一直有她的联系方式,她也经常在节假日给我发来短信问候,小姑娘现在在邮政局工作。而郭娇现在在广州一家民营企业上班,已经在去年结婚了,并有了一个半岁大的女儿,过着幸福而平静的生活。

2008年,这个悲怆与喜悦交织的年份势必将进入永恒。在地震期间,我的那一个个镜头和经历,注定了将成为一个摄影人终身宝贵的财富。2008年,中国经过了自己的成人礼,更加大步地向前迈进!

在“5.12”汶川特大地震十年纪念日到来之际,为所有的人送上一分祝福! 好好地活着,就是幸福的。


编辑: 赵小兰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 技术支持:永川网
渝ICP备11003527号-1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外环西路88号(原财政局) 永川区新闻社网络宣传部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