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川网 >> 新闻 >> 永川新闻 >>  正文
情动于衷  雅兴长留

情动于衷  雅兴长留

——永川合一琴社之琴事琴诗琴语琴社

本报记者   孔秀英/文  陈仕川/图


官联川和爱人合奏《女儿情》


琴 事


5月20日,戊戌初夏,清晨刚下过一阵雷雨,空气清新,雨后的树叶更显翠绿,鸟儿飞翔的姿态更显轻盈。美好的时代,美好的日子,总会有些让人惊喜的美好发生。譬如,神女湖畔,观自在茶舍,有20多人就正在做一件美好的事——以古琴的名义雅集。

煮一壶普洱老茶,听一场古调新声。琴与心合,天与人合。琴声中,浮华退去,弹者和听者脸上皆是沉静安然。

在欣赏了老师和学员们弹奏的《捣衣》《黄莺吟》《仙翁操》《关山月》《酒狂》《阳关三叠》《女儿情》等古琴曲后,蜀中琴人官联川宣布:永川合一琴社成立!

掌声四起。座中有男有女,有九岁孩童,有中学生,有青春女子,有5旬先生。有诗人,有书法家,有画家,有太极传人。他们都为这七弦琴而来。

孟浩然曾感叹:“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孟夫子没生在好时代,自然无知音。我们比他幸运。看这满座沉醉于琴声的人,皆是高山流水的知音。

吴一兵演奏《仙翁操》


袁圆等三位琴友演奏《仙翁操》


黄彬根小朋友演奏《黄莺吟》


琴  诗


听锦官琴师弹琴

绿云居士

南国有佳人,久坐抚瑶琴;

龙池并凤沼,抑扬上古音;

焦桐三尺六,丝弦绕指吟;

石漱流其韵,凤兮如在林;

月白箕山下,清风斜玉簪;

语兮何昵昵,月兮何涔涔;

忽奏松风曲,万马齐腾奔;

剑劈千石裂,中和万象吞;

进退川阻塞,摧藏雨忽霖;

徘徊声不绝,侧立情难禁;

一曲复一曲,不觉月西沉。

时人爱宝马,百般惜粉金;

浊尘蒙蔽久,冷眼弃置深;

清迥幽奇境,溯回曲折寻;

多谢美人意,闻之堪慰心。


闻《凤求凰》

绿云居士

一曲将歌泪欲倾,七弦未动已含情。

谁家年少结冰炭,古调遗音绿绮鸣。


听《酒狂》

绿云居士

士修美,古犹今,

箕山谁奏仲尼琴,倚弦作歌太古音。

十指吟猱酩酊态,且醉且狂修竹林。


遗锦官琴舍主人

刘川

大雅封存久未春,今君为我抚秋尘。

长门故锁深山月,独对寒窗又照人。


古琴二首

吴一兵

其一

独坐倚危松,山空涧无声。

云涌风抚琴,心静弦有音。

虽未识七弦,意清声自灵。

山鸟知吾意,驻梢相和鸣。

其二

久慕五柳公,悬琴知清音。

一抚思高古,再抚羡清逸。

行侠须仗剑,入禅赖调心。

何当归草庐,泠泠天风清。


《梅花三弄》雅集咏

谭子文

梅花韵致湖滨绽,

寂寥七弦动色听。

谁言世上无仙乐,

十指抚平万赖心。

记录美好瞬间


唐子韵演奏《酒狂》


合一琴社发起人余永川主持雅集


官联川演奏《捣衣》


陈婷婷演奏《关山月》


朱敏演奏《普庵咒》


琴 语

永川中学老师唐祖义:

琴棋书画在古时合称“雅人四好”。其中的琴指古琴,又称瑶琴、玉琴,是中国传统的民族乐器。作为一个音乐爱好者,一直赞叹伯牙、子期高山流水知音相遇的传奇,向往有一天自己也能走进古琴世界,去体验古琴演奏的“一抹一挑,悠悠古调;一注一绰,鸟啼花落”。官官老师回归故里,传经授艺,圆了我的古琴梦。

其实在我这个年龄开始习琴还是很不容易的:没有音乐基础;手指、关节变得僵硬,不听使唤。随着学习内容的加深,常常感到力不从心。比如学习《关山月》,需要运用到“轮指”技巧,就是屈并右手无名指、中指和食指三指,顺次向外出弦,这就要求贯穿“摘”、“剔”、“挑”三者为一气。我的无名指总是很乏力,触弦力度不够,音质听起来不和谐,反反复复地练,有时候自己都有些急躁,但官官老师手把手地帮助我纠正手型,鼓励我们沉心静气,慢慢地去融入古琴。美妙的音乐是靠时间、心血浇灌出来的,跟着老师的节奏走了快一年,开始体会弹琴的乐趣。愿更多的音乐爱好者和我们一起逐梦古琴音乐,将这门传统艺术发扬光大!

第五期学员代表卢林:

初识古琴缘于一场古琴公益宣传活动。古琴表演者官官老师富含感染力的现场弹奏、演唱深深吸引了我,随即报名参加了琴社第五期的学习。

在官官老师耐心指导下,我从一个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开始逐渐入门,每节课程学习完就对古琴的认识加深一层,让我对古琴产生越来越浓厚的兴趣,学习的动力也越来越足。虽然手指练起了水泡,打起了茧,但是手一旦放在古琴上,随着琴弦的拨动抑扬顿挫的琴声传出,好像一切疼痛都烟消云散,感受到内心无比轻松、愉悦,从而驱使我每天一有空就想到琴社来练习。兴趣真的是最好的老师啊。

学习古琴后,感觉自己的心态越来越平和,性格变得柔和,急躁的脾气得到极大改善,这就是所谓的修身养性吧。所以在我心目当中,古琴是修身修行中一种很棒的乐器。

永川中学初三学生覃唐一涵: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欲将心事付瑶琴”……古琴作为古时人们生活与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部分,一直以来,我都对古琴有着向往与好奇之情。

几个月前,我有幸到了琴舍,开始了古琴学习。弹琴即弹心。我很担心自己会有些许浮躁,可当我坐在琴前时,仿佛就有一种意境,很安静,很舒适。我很愉快地完成了第一堂课,初步接触了勾与挑两种手法。可能是第一次接触弹拨乐器,我不是很习惯,手有些紧张,动作不是很到位。但老师说可以歇息一下时,恰在手放松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来电了”,没错,就是这个感觉!呼吸之间,缩放之际,顺势而然的一弹,就成了。

尽管动作未至臻境,但我却弹得很高兴。乘兴而来,带兴而归。

随着学习的深入,接触到绰、注这些滑音时,最忍受不了的就是压琴弦的疼。因要在弦上反复摩擦,手越练越疼,越练越难受。练一次得缓好几天。老师就给我们看了她的手,左手上有四个厚厚的茧,大拇指右侧的指甲也是被磨平了。

看了老师的手,看看自己的,我忽然明白到,这事儿得慢慢来,慢慢练。老师说多疼几次就不会疼了。也是,学琴也不会轻松。要想坚持下去,就得把自己的兴趣转化为热爱与执着,最后归于平淡——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我弹琴,就图个乐,故而弹琴时,尽管没节奏,动作不标准,偶尔还会弹错几个音,但我依然摇头晃脑,自得其乐。弹琴就是弹心嘛,这些毛病可以慢慢改,但弹琴的乐趣,却是怎样学也学不来的。

我的学琴之路才起步,但愿自己能够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拥抱自己的幸福!

永川最小古琴学员黄彬根小朋友的妈妈:

送孩子学琴的原因,往表面说,就是我们送给孩子9岁的生日礼物。至于深层原因,首先是家庭的原因吧,我在文化行业工作,对古典文化热爱,自然会给孩子一定的影响。孩子从小就在各种博物馆、图书、纪录片中浸泡。无形中他的脑海里其实已经暗含了无数知识和图像的小水滴,总有一天,他自己会主动去串联起来的。古琴在两千多年的岁月里,一直作为中国文人的重要乐器,内涵丰富,需要知识和阅历,甚至是哲学的方式去亲近它。它不光有美妙的音乐,而且能与整个中国古典文化亲近起来。我家孩子大点了会去美国求学,孩子出去肯定会受到文化的冲击。一个对自己文化了解的孩子,是会从内心生发出对本民族和本文化的自信的。当他以后面对不同肤色的人、不同文化时,他就能从容应对。


琴 社

锦官琴舍——永川合一琴社分社

合一琴社是永川一个艺术文化类社团,坐落在美丽的神女湖畔。在这山中琴社,湖畔仙境,爱琴之人怀着心中深深浅浅的情怀,寻兰亭之雅而来,追千古琴音而聚。琴与诗书茶画的相聚, 是城市生活与天地自然的融合,这集天人大道的古雅之音,如繁体古卷,诉说着起承转合的故事。

起—兴起

成都锦官琴舍成立于2015年 1月。琴舍致力于古琴文化的传承与发展。琴舍主人官联川说,古琴最高艺术境界就是追求“天人合一”,《五知斋琴谱》也有曰“指与弦合,弦与音合,音与意合”。 为给永川爱琴人士提供一个文化交流、以琴会友的平台,故决定成立“永川合一琴社”,琴社现有社员40余人,官联川为现任社长,朱敏、余永川为副社长。

承—师承

官联川是位80后,家乡在我区板桥镇,蜀中琴人,大家都喜欢叫她官官老师。官官老师师承蜀派古琴代表性传承人俞秦琴老师和著名琴家葛瀚聪先生。俞秦琴老师是蜀派名家俞伯荪之女,广陵派名家林友仁先生之得意门生,葛瀚聪先生之妻,研习古琴近五十载。现担任成都合真琴社社长,是非遗蜀派古琴代表性传承人。葛瀚聪先生是台湾著名古琴家、台湾文化大学教授,其作有《认识中国的七弦琴》《弓弦心彰胡琴教学讲义》《中国古琴文化论述》等。合一琴社现用教学用书《指路弦歌》,为葛瀚聪先生编著。

转—传播

自去年7月以来,在区文联等部门的组织下,官联川在永川举行了两次古琴公益讲座。此外,还自发组织了五期入门琴课,开展了七次雅集,得到了广大永川古琴爱好者的认可和支持。

合—弘扬

官联川认为,永川人杰地灵,人才济济,少了大城市的浮华喧嚣,多了小乡村的宁静致远,在这样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下,琴社会积极做好古琴普及和琴文化研究,让更多的永川人了解古琴、欣赏古琴、热爱古琴,让古琴这一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得以更广泛的传承与发展。


编辑: 蔡腾飞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 技术支持:永川网
渝ICP备11003527号-1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外环西路88号(原财政局) 永川区新闻社网络宣传部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