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川网 >> 新闻 >> 永川新闻 >>  正文
每一个 起舞的日子都是幸福的

本报记者  孔秀英

舞翩跹。


刘佐娟文工团练功场景。


刘佐娟青年时剧照。


幸福起舞。


刘佐娟和学生们一起起舞。  记者 陈仕川 摄


刘佐娟辅导学生。    记者 陈仕川 摄


刘佐娟下基层辅导。


刘佐娟创作的舞蹈《莲萧·好耍》。


刘佐娟创作的舞蹈《我从山里来》。

压腿、下腰、劈叉……5月26日上午,区文化艺术中心205教室,56岁的刘佐娟正在上舞蹈培训课,学生们做的是软开度练习。

这是个中段班,学生有20多人。有学生因为压腿太痛了,眼泪开始往下掉。刘佐娟笑着走过去,鼓励说:“不着急,慢慢来。练好了,腿直了,将来伸腿、穿高跟鞋,都美美的。”

学生点点头,抹完眼泪继续练。

刘佐娟笑了。每当遇到这个场景,她就忍不住想起自己15岁时初练舞蹈的情景——叫痛、喊苦、抹泪,每一次下来后都发誓说不去练了,但一到练习时间,又情不自禁地来到练功房。舞蹈对她有了神奇的魔力。

转眼间,与舞蹈结缘已经41年了。尼采曾说,每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这句话特别让刘佐娟有感触。她对记者说,还好,41年前自己走上了舞蹈之路,从此每一个起舞的日子,都充满了快乐和幸福。

1. 两次意外,使她与舞蹈结缘

刘佐娟,永川区文化艺术馆舞蹈干部,群文副研究馆员,中国舞蹈家协会会员,永川区舞蹈家协会副主席。她与舞蹈结缘颇有戏剧性,可以简称为“两次意外”。

1977年下半年,刘佐娟还在荣昌三中读初一。 一天,她陪同学去县招待所参加原永川地区文工团的招生考试。考官看到她站在一旁,大概觉得这个陪考生看起来条件还不错,就问她:“你可不可以来表演点啥?唱首歌可以吗?”

刘佐娟唱了《映山红》。她从小就爱唱歌,还是学校文艺宣传队队员,唱首歌自然难不倒她。复试下来,她竟然被录取了。

到了文工团后,团里考虑到15岁的她正是换声期,暂时不适合练声乐,就把她分到了舞蹈队。她原来从未学过舞蹈,最开始训练基本功时觉得很痛很辛苦。她闹情绪:“我来是学声乐的,不是学舞蹈的。我要回家!不来了!”话虽这样说,但她并未这样做。她舍弃不了对艺术的追求。

老师告诉刘佐娟,我国当代舞艺术的先驱者和奠基人戴爱莲曾说,舞蹈是在解放自己的身体,是无比快乐的。舞蹈的表达工具就是身体,身体的基础技巧打好了,那就可以自由地表达,跳什么像什么,那种感觉是美好的,是一种极高的享受。

艺术都是相通的。练着练着,跳着跳着,热爱音乐的她,真切体会到了戴爱莲那段话的含义,舞蹈从此变为了她一生的事业、追求和责任。

2. 她的青春留在了舞台和练功场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为练好身体基础技巧,正处豆蔻年华的刘佐娟和她舞蹈队的队友们真正是“闻鸡起舞”:每天早晨5点就起来晨练。为拉长腿部肌肉和韧带,她和队友们把腿放在树上练“耗腿”,吃饭时都不肯把腿放下来,晚上还在寝室里叽叽喳喳地比谁的腿更长,谁更像森下洋子(日本松山芭蕾舞团女主舞)。

她和队友们都给自己定下了训练目标,床头隔一段时间就换一张保证书或军令状,承诺这一阶段腿、胯、腰等基本功要达到哪个目标。

那时的物质条件并不好。练功要消耗大量体力,为补充营养,能在米汤里加一点白糖,刘佐娟和队友们就很满足了。

说到喝米汤,还有一个小故事。刘佐娟说:“那时,练功场是我和队友们最看重最珍惜的地方。有一次,我在练功场喝米汤烫着了,竟然还得到了老师的表扬,你知道为什么?因为当时我怕吐出来把练功场弄脏了,忍着烫跑到练功场外才吐。老师竖着大拇指说,嗯,有点黄继光舍生取义的精神。”

文工团作为综合性文艺团体,必须一专多能。在那个艰苦求学、追求艺能完美的氛围中,刘佐娟得到了锻炼和成长。由于她在音乐、语言方面都很有天赋和特长,在团里,她除担任过舞蹈演员外,还担任过歌剧演员、话剧演员、晚会主持等。也因为她在文工团培养起来的综合素养和打下的坚实底子,让她在以后的群众文化工作中得心应手。

每天,刘佐娟和队友们要么在舞台上排练,要么在练功场练功。她们把闪亮的青春、辛勤的汗水留在了舞台和练功场。

在看电影《芳华》时,电影中那些文工团生活片断、舞蹈画面让刘佐娟心潮起伏,感慨万千。“它勾起了我对七年文工团生活的美好回忆。正是那个纯真年代的辛苦锻炼,才成就了今天的我们。”

3. 失与得

1984年,因地市合并,刘佐娟由一名专业演员转变为群众文化工作者,结束了她七年的文工团生活。从此,她的人生“舞台”不再只有表演的舞台,还延伸到了田间院坝、工厂社区、机关学校,到处都有她忙碌的身影。

她说,自从到文化馆当了舞蹈老师,各种节假日离她远去。朋友们在周末出去旅游、聚会、逛街、看电影时,她总是在上课、辅导、排练、演出、比赛。每年,她至少在文化艺术馆完成48次公益培训。此外,还经常应邀去学校、机关、农村、社区做义务培训。在舞蹈创作方面,除了每年的春晚和各大型活动需创作外,还需为各机关、学校、企事业单位创作一些主题性节目。她说:“我经常是朋友聚会中缺席的那个人。”

缺席了应酬,缺席了玩耍,但她由辛苦换来的收获没有“缺席”。这些年,她收获满满:创作舞蹈《山歌》获重庆市委宣传部、重庆市文化局举办的首届乡村艺术节金奖,重庆市群艺馆颁发的创作奖。创作舞蹈《荷田欢歌》获重庆市第二届乡村艺术节银奖、新作品比赛创作奖,永川区首届政府文学艺术奖。创作舞蹈《我从山里来》获重庆市第三届乡村艺术节金奖,文化部举办的首届中国农民文艺汇演丰收奖,永川第二届政府文学艺术奖。创作的舞蹈《谷雨时节》获重庆第四届乡村艺术节金奖,永川第三届政府文学艺术奖。收集整理的以非物质文化民间文艺题材编创的少儿舞蹈《灯·趣》获得重庆市重点节目扶持项目基金。创作的少儿舞蹈《莲萧·好耍》参加“中国梦”第三届重庆市“小白鸽”少儿舞蹈比赛获创作、表演一等奖,全国第九届“小荷风采”少儿舞蹈展演入围。因在《中国舞》教学工作中成绩显著,她多次被中国舞蹈家协会评为优秀教师。此外,还有多种奖项和个人荣誉。

4. 舞蹈是她生命的修行

这么多年的舞蹈生涯,对刘佐娟来说,舞蹈究竟意味着什么?

“每个人对舞蹈的理解都不一样。对我而言,舞蹈不但解放了我的身体,也解放了我的心灵。它是一场生命的修行。它让我逐渐丢掉生命中的不好东西,让我一点一点成长起来。并且不管时空如何变化,舞蹈赋予你的魅力永远不会消失。”刘佐娟说。

刘佐娟在舞蹈培训中,不但传递着美,也传递着善,传递着正能量。

刘佐娟经常告诉她的学生,学舞蹈首先就是学吃苦,能吃苦,离成功也就不远了!

因为她的魅力,她的学生把她当成偶像,乐于和她交心,而她也非常有耐心、有爱心地帮助需要帮助的孩子。

有位学生哭着打电话告诉她,爸妈离婚了,她不能来学舞蹈了。刘佐娟安慰她:“只要心里有梦,就不要放弃,有困难老师和你一起解决!”给孩子做了半天工作,电话那头终于流露出清脆的笑声。

一个老爷爷带着小女孩来找她,说孩子爸妈因车祸去世了,可孩子偏偏又喜欢舞蹈,怎么办呀?刘佐娟说,让她来学吧,爷爷你负责接送,学费就由我们老师负责解决!

一位跟她学习了6年舞蹈的学生,升学去了重庆,遇到了学习上和青春期心理上的诸多问题,成绩一落千丈。在不知道怎样解决的时候,她第一个就想到了刘老师。在电话里,她跟老师谈心里的秘密和彷徨,回到永川后又来面对面地交谈。刘佐娟不但帮孩子解开心结,还帮忙让她转回永川上学。这让她的爱人都佩服至极。现在这个学生已考上了理想大学,她妈妈逢人就说,要不是遇上这样好的老师,孩子的命运还不知会是啥样呢!

在舞蹈的修行中,她修出了慈悲心。

她对学生说,跳舞不光是为了展示给别人看,而是让自己的内心得到协调和滋养。

她反对对舞蹈的功利态度。她说,学习舞蹈有个漫长的过程。一定得把舞蹈当做孩子成长的桥梁,不能急功近利,把舞蹈当做炫耀资本,把技巧看得太重,这是不对的。过早地进行对骨骼过重的训练对孩子的身体是有伤害的,超过了孩子生理年龄和心理年龄的训练都是不科学的。她努力地做公益培训,把这些理念传递给更多的人。

在舞蹈的修行中,她修出了平和心。

5. 她的欢乐和梦想

在谈到欢乐时,刘佐娟说,每每看到学生们所取得的成绩,你就会觉得你所付出的一切都是那么地值得。每年都会有考上大学或工作的学生回到你身边,给你诉说她遇到的喜怒哀乐,真是很幸福的事情!

刘佐娟说,我虽然已有56岁,但我仍在坚持实现着我的梦想。做一个致力于舞蹈普及与提高的传播者,让更多的人热爱舞蹈,让更多热爱舞蹈的人艺术水准更高,让更多的人因为舞蹈生活得更幸福、健康、愉快,就是我的梦想。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由采访对象供图


编辑: 赵小兰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 技术支持:永川网
渝ICP备11003527号-1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外环西路88号(原财政局) 永川区新闻社网络宣传部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