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川网 >> 新闻 >> 永川新闻 >>  正文
琴瑟和鸣 书画人生

本报记者  陈娇娇/文   陈科儒/图

陈华利,女,出生于1980年,重庆市美术家协会会员、永川区美术家协会理事、永川区书法家协会理事、永川区摄影家协会会员、永川区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美术教育本科,曾在四川美术学院国画系进修一年。


韩矿,男,出生于1971年,重庆市美术家协会会员、重庆市诗词协会会员、永川区美术家协会理事、永川区书法家协会会员、子曰诗社社员。自小随画家吴平治先生、邓冠云先生学习书画。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山水高级研修班。


琴瑟和鸣           陈华利(左)韩矿(右)


品艳图                        陈华利作品


琴罢苦读                        韩矿作品

殊途同归,做艺术路上的虔诚追求者


韩矿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热爱文学,对他要求也极为严厉,从八九岁起,韩矿就被父亲要求写毛笔字、背唐诗。在深入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过程中,韩矿喜欢上了国画。虽然成年后的他没能从事与书画有关的工作,但丝毫不影响韩矿对艺术的追求。

他买来《芥子园》不断临摹,当他可以把画临摹得很像的时候,他自认为自己有了一定的绘画能力。但是他也清楚地知道,想要深入到国画中去,必须经过正规系统地学习。

韩矿第一时间想到了他父亲曾经的老师——吴平治,吴平治从事国画创作几十年,他的作品获得许多市级、国家级奖项,画品在业界也是有口皆碑。

想到就做,是韩矿一贯的行事风格。于是他背着自己的习作去拜访了住在江津的吴平治老师,谁料满心欢喜、信心十足的他被泼了冷水。“吴老师说我的画有形无质,基本功太差,不肯教我。”

备受打击的他没有放弃。回到永川,有人给他介绍了永川本土的邓冠云老师。为了避免被拒绝的历史重演,韩矿报名参加了中国书画函授大学的学习。但这不属于面对面的教学模式,而是学校给学生寄来教材,学生通过自学和练习,将习作寄给老师批改。

“教材很好,每一本我都反反复复翻了几十遍,涉及面很广,花鸟、山水、人物的画法都有,还有中国画史的总结,包括对知名画家的点评。”韩矿回忆道。

每次他都认真思考老师的批改意见,苦下功夫改进画法。慢慢地,就在这一书一信的往来中,韩矿感觉到自己的基本功日益加强,理论水平提高了很多。

从函授大学毕业后的韩矿,终于有了拜师的底气。

但是为了加大成功的砝码,除了加强理论学习,韩矿还动了一点小心思。他找到邓老师的学生,借了一幅邓老师的画作来临摹,去拜师学艺的当天,他便带着自己的临摹作品去见了邓冠云。邓老师一看他临摹得如此之像,又有一定的基本功夫,当即决定收下他。“你学得出来”,邓老师的肯定给了韩矿一颗定心丸。

韩矿又投入到了夜以继日地国画专研当中。

韩矿没有忘记想拜师吴平治的初心,再次带着自己的习作拜访吴老师。吴老师惊叹于韩矿的快速进步,他的执着、勤奋打动了吴平治,韩矿如愿成为了吴平治的正式学生。

吴平治老师有很深的传统功底,对于初学艺的韩矿来说,临摹吴老师的画作难度很大,通宵习画变成了常事。一直以来,什么事都不能打断韩矿对国画的专注与执着,不管每天有多忙,回家有多晚,韩矿都会拿出时间来画画。

在陈华利眼里,丈夫韩矿还是个不折不扣的画痴。为了考取中国美术学院山水高级研修班,韩矿几乎半年没出门,把自己关在家里苦练。中国美术学院的博士生导师评价他悟性强,基本功扎实。他当年的毕业作品《宅里春秋》也被评为了优秀毕业作品。

专注、执着、勤奋、心无旁骛,是陈华利对于丈夫韩矿的评价。

在韩矿近三十年的国画生涯里,他创作出的很多作品入展永川本地、周边、重庆市级和国家级的展览并获奖。他对国画有自己的理解,“国画博大精深,没有几十年的时间是入不了门的,我们要花最大的力气打进去,才能再谈创新。”

相较于韩矿的曲折学艺路,陈华利的书画之路显得顺畅许多。

陈华利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美术教育本科,曾是大安中学美术专职教师,从教六年,后考进文化艺术馆工作,主要负责文化馆的美术教学,基层美术书法辅导,组织书画展览和美术交流活动等工作。

陈华利说,自己有深厚的教学情结,为了更好地服务群众,业余不断加强学习,从原来的只画油画,到现在广泛的学习传统国画、书法、版画等。至今创作的国画作品多次入选重庆市级展览并获奖。


琴瑟和鸣,在碰撞中推陈出新


因为有共同的兴趣爱好,两人对书画艺术有着极其相似地理解,走到一起成了自然而然的事。

两人曾携手完成了一幅优秀的画作——《我将》。

《我将》描绘了一个正值妙龄的藏族少女手捧着酥油灯,在庙堂里虔诚祈福的场景。“我们两个都有西藏情结,西藏民族风情浓郁,有它独特的神秘感,一直吸引我们用绘画作品去演绎它的风土人情、地域特色。”

相较于独立完成一幅作品,合作考验的是双方的配合度、对艺术的理解度。

《我将》耗时半个月,在这半个月的创作过程中,争执是常有的,遇到意见不统一的时候,两人总能找到和解的方法,寻求到艺术表现的最大公约数。“在争执的过程中也会碰撞出新的火花”,也是在两人相互探讨、共同思考的过程中,《我将》呈现出区别于两人先前作品的新的表现手法,作品最后入选了市级美术作品展览。

如今,两人已经正式结合,组成了新的家庭,有了志同道合的生活伴侣,他们的书画人生又拓展了深度和广度。


简单纯粹,如诗如画的日常生活


在平时的创作中,两人经常交流探讨,一起看画展和讨论绘画理论,双方的作品会第一时间让对方欣赏,提出意见。

在陈华利平时的画作里,也能看到韩矿的笔墨。

陈华利喜欢并擅长于画花鸟,韩矿专攻山水。“很多花鸟画会以山水作背景,比如哪一块石头、哪一颗树我画不好,就会请他帮我完善一下。”两人的生活简单纯粹,“家里的电视几乎没开过,一回家我们就到这里写写画画,他画他的,我写我的,时不时搭两句话。”两人之间的感情就在这少言的陪伴里不断生长。

陈华利口中的“这里”是两人的创作室,这个充满古典文化气息,飘逸着茶香与墨香的房间是由阳台改装而来的。房间四周挂满了两人书画作品,正前方的墙壁上挂着两幅未完成的画作,左边一幅是陈华利的映山红,右边一幅是韩矿的山水。正中央摆放着一张铺着毡子的长方形木质桌子,桌旁分放着两张椅子,这个几平方米的小房间,见证了两人对艺术的专注与追求。

创作室的灯几乎每天都会亮到凌晨一两点,深夜是创作的黄金期,每一个艺术家都不会放过灵感最富裕、思维更敏捷的深夜时光。

陈华利说:“我们平时也不怎么逛街,闲时就背着画板去周边写生,外人可能会觉得我们的生活枯燥,但是我们很享受这样简单纯粹的生活。”常人眼里的枯燥乏味,在陈华利看来是莫大的幸福。“我们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对热爱书画艺术的平凡夫妻。”

陈华利和韩矿,两人满怀对中国传统书画艺术的深情热爱和执著追求,在艺术的道路上共同探讨,相互提携,互相帮助,成就了永川书画界的一段佳话。


韩矿诗作赏析

夜宿竹海

潮声几度闻,晨梦醒时分。

犹记听涛处,露沾新茜裙。

游石笋山

得闲石笋游,赏趣星湖秋。

径没白云里,飞来一小楼。

 (2015年发表于《诗刊》)

编辑: 赵小兰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 技术支持:永川网
渝ICP备11003527号-1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外环西路92号(原财政局) 永川区新闻社网络宣传部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