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川网 >> 新闻 >> 永川新闻 >>  正文
感恩感谢 相依相伴
——记2018年永川“最美家庭”候选家庭苏武樵家庭


11月22日,感恩文章刷爆朋友圈之日,记者来到松溉镇文昌宫社区采访。听场镇居民对苏武樵孝老爱亲好评如潮,听苏武樵妻子徐元连对丈夫赞不绝口,听106岁老人在72岁儿子苏武樵的引导下,流畅地背诵《锄禾》《静夜思》等古诗……

因为感恩感谢,一家人相依相伴,用行动演绎了最美的人间真情。


这个家庭有位106岁老人

苏武樵,居住在文昌宫社区诸家巷19号。不熟悉道路,记者便一路问过去。很幸运的是,松溉场镇上,提及苏武樵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们纷纷对苏武樵竖起大拇指,称他是孝子。辗转多个弯,才找到了位于江边、与农村交界的坎边苏武樵家。

当时接受采访的,是苏武樵妻子徐元莲,她说苏武樵洗衣服去了。

采访中得知,苏武樵今年72岁,从松溉建筑队退休已12年;徐远莲62岁,四川望川小学退休。苏武樵女儿、女婿都在重庆上班,8岁的小外孙在重庆读小学三年级。有时,徐元莲在重庆帮着带外孙。苏武樵在家照顾106岁的老母亲余光平。

虽然余光平另外还有女儿,但两个小女儿在云南昆明、贵州凯里,大女儿在永川却因膝关节半月板磨损、腰椎间盘突出症,无法照料老人,因此所有照料老人的活儿全都落在了苏武樵身上。从没听苏武樵有过怨言,都说“羊羔跪乳,何况人乎?”


妻子夸他“当之无愧”的孝子

上午10点过,苏武樵洗完衣服回家,得知记者采访,连说他很普通,没啥值得宣传的,居民说他是孝子,他说“受之有愧”,而妻子徐元莲则一口接过去,说照顾老人都是他在做,她只是打打下手,苏武樵是“当之无愧”的孝子。

苏武樵说,母亲以前很精干。据介绍,余光平90岁时还能自由行走,常常四出会朋友玩耍。有一次去昆明女儿家玩耍了回来,连列车长都跑来看望她,说她是那列车上年龄最大的乘客。记者在苏家看到了老人满头银发拄着拐杖精神矍铄的照片。但是,最近这些年老人身体越来越弱了,特别是今年以来,老人每天从卧室起床后,由苏武樵扶到另一间靠窗的沙发上,躺在沙发上拿着一串珠子念经,有时睡着了,醒了又接着数。

照顾母亲一点不麻烦。苏武樵说,母亲已不能自理,现在一天只吃两顿饭,且吃得少,也不大喝水,可能是害怕小便多嫌麻烦吧,因为每次方便,都需要儿子帮忙扶和抱着脱裤子,跟母亲照顾婴孩差不多。老人虽不能自理,但心里很明白,也很爱干净,每天洗脸洗脚,尽管没牙齿了也要刷牙(龈)洗口腔;平时洗头,苏武樵就让老母亲趴在板凳上,一瓢瓢水舀起来冲和洗;天冷了,不敢给她洗澡,就用毛巾擦身子,换衣服时,苏武樵会把空调开启,以防老人感冒生病……细致的照顾,让老人无忧无虑地生活到现在。“现在社会真好,不愁吃不愁穿,感谢儿子媳妇让我看到了新中国这一天。”老人心眼儿很明亮。她是有文化的人,上世纪跟着弟弟念过私塾,年轻时特别喜欢看小说,至今能背不少古诗词。

“她是我的妈,我是他的儿,当然得我照顾她。”苏武樵说,天气好时,他会安好椅子,搀扶老母亲到外面晒晒太阳。徐元莲说,苏武樵是松溉镇上出名的好人,对人总是乐呵呵的,老母亲若不是他细心的照顾,不可能这么高寿。

苏武樵照顾老人,徐元莲就负责做饭弄菜等活儿,夫妻俩分工合作:有时见老人吃饭慢,担心饭菜冷了,徐元莲也会帮忙喂饭;担心老人没牙嚼不动,夫妻俩就将菜切碎,煮成稀饭或糊糊;苏武樵扶老人方便时,徐元莲就帮着端坐便器等。


他说“有一天,我们也会老”

几个月前,余光平老人身体机能急剧衰退。有时,深更半夜,她会喊“樵樵,天亮没有?”“樵樵,我要起来”“樵樵,我要上厕所”……与其这间屋跑到那间屋,不如和老娘同睡一张床吧。大概6个月前,苏武樵就和老母亲睡一张床。有时,老人要喝水,他立即递到嘴边;上半夜,老人小便间隔时间较长,但到下半夜,不到1小时就要上厕所一次,他都耐心伺候。

“还好,母亲爱干净,要上厕所了都晓得喊我。”苏武樵说。这在别人看来挺麻烦的事情,到了苏武樵眼里,因为孝心换个角度就都变成了好事。每天早晚,苏武樵都会给母亲换上儿童尿不湿,其间脏了就换,同时避免偶尔没能及时扶上厕所弄脏身体。

“老母亲这辈子也不容易。”苏武樵说,1960年时,父亲去世时母亲才48岁,一直未再嫁;苏武樵和妻子忙工作时,女儿也都由老母亲帮忙带。现在,她同辈的兄弟姊妹等都已去世,其实她也很孤独,就在记者采访的时间里,老人三次唤“樵樵,我要上厕所”,苏武樵照例立即起身帮忙服侍。

“孝老爱亲、尊老爱幼、赡养老人,都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做这些事都是应该的。”苏武樵说,母亲不麻烦,有的比她年轻的,还不如她利索呢。前不久,苏武樵背老人去松溉镇卫生院体检,除肝功有点问题、肾上有结石外,身体没其他毛病。因为儿子媳妇的照顾,老人现在还记得自己结婚时的情景,在苏武樵的引导下还能背诵不少古诗……

生是恩,养是恩。感恩父母,这份恩情一辈子都还不完。感恩爱人,风里雨里,同舟共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每个人都会老,老人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羊羔跪乳,何况人乎?”朴实的苏武樵还是那句话。


编辑: 刘佳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 技术支持:永川网
渝ICP备11003527号-1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外环西路92号(原财政局) 永川区新闻社网络宣传部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