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川网 >> 新闻 >> 永川新闻 >>  正文
仁心仁术 大爱为医


到唐绍全诊所求医问诊的患者“打拥堂”。


唐绍全全神贯注地为患者治疗。

即使在下班之后,唐绍全诊所依旧“人满为患”,周围过往群众对于这样的“大场面”似乎早已司空见惯。排号、候诊、叫号、诊断、拿药……从上午8点开门,直到傍晚6点,唐绍全和助手一刻也不曾停歇。

每一次问诊把脉都是与疾病的“短兵相接”,一袭白衣之下的唐绍全却是气定神闲、游刃有余,不急不缓的话语,亲切鼓励的眼神,温暖细致的动作,如涓涓细流淌进患者心间,为他们注入战胜病魔的勇气。从医38载,他始终以仁爱济世的至诚之心,不负患者生命相托,用仁心医术为群众解除了无数病痛。有人问他行医数十年什么感受最深,他说:“能医治好病人心里最高兴,治不好病人心里最沉重,深感行医任重道远。”


仁  术


2018年12月25日,永川区第一届个体诊所协会成立暨会员选举大会举行,区政协委员唐绍全当选为会长。作为永川区个体诊所协会筹备小组负责人的唐绍全觉得,一路走来,挺不容易,有艰辛,有欣慰。永川个体诊所协会从谋划到成立,足足走了三年。个体诊所协会授牌意味着,全区190多家个体诊所,2000余名个体医师在期盼多年后,终于有了一个相互学习、相互交流的平台,不再各自为战。

为什么牵头成立永川个体诊所协会,在唐绍全看来,那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唐绍全出生于永川中医世家。爷爷是永川当地有名中医,用毕生心血研制对抗黄疸型肝炎、偏头痛、胃病的治疗药物,为患者带来福音。父亲唐金山继承衣钵,曾任国民党54军军医,在抗日战争时期浴血奋战、救死扶伤。在唐绍全的眼中,父亲是一个血性男儿,充满了传奇色彩。“白天,我父亲还在战地医院与死神赛跑,为战士处理伤情;晚上,父亲手提一把大刀,摸到敌军阵营,与敌人兵戎相见,刺身肉搏,砍下6个日本鬼子的首级。”父亲的这些故事,至今都成为唐家引以为傲的谈资和聊不完的话题。

1954年,唐金山转业回到永川,这位曾经在战争岁月荣立一等功的老人用毕生所学为家乡百姓带来福音。在永川一些80岁左右的老人心中,唐金山依然如同“神医”一般的存在,他的妙手回春、精湛医术至今被人们津津乐道。父亲对待中医饱含热情,始终将发扬中医为己任的工作态度深深影响着唐绍全。在他父亲的影响下,唐绍全10岁时就开始接触中医。幼时的他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下,从背诵《药性歌括四百味白话解》开始辨识药材,从熟读《汤头歌诀白话解》了解中药方剂。白天在随父应诊过程中,唐绍全细心观察、揣摩;夜晚就着昏黄的煤油灯,他研读《本草纲目》、《医方集解》及中医四大经典等医学著作,遇到疑问,及时求教父亲。日积月累,深得父亲真传的他不仅学到了父亲临床诊疗的经验,而且掌握了中医理论。

所谓“学海无涯”,唐绍全知道,中医博大精深,医者必须不断学习,集思广益,广泛收集名家验案,临证加以运用、比较,才能开拓自己的思路。从医后的唐绍全为了提高业务、精湛医术,赴成都中医药大学进修。在系统的学习和专家的精心指导下,唐绍全的临床经验得以升华,为逐渐形成自己的学术风格打下基础。

行医38年,唐绍全结合祖辈、父辈的中医内科特长及多年所学,多年的临床实践中,唐绍全将中西医相结合,形成独特的诊疗方式,尤其是在治疗偏头痛、风湿性关节炎、肝胆胃肠道疾病等方面卓有成效。唐绍全认为,中医讲究辨证施治和对症用药,真正的好中医常常是一名“全科医生”。因而在临床诊疗中,他巧用经方,解决心血管系统、妇科及肿瘤术后放化疗体质调理等各种疑难杂症,受到广大患者好评。


仁  心


“要多喝开水,不渴的话喝两口就好,要温的。”在唐绍全的诊所里,这样的软声细语经常能听到,他细致地给每一位前来就诊的病人把脉、问诊、开方,交待注意事项。为缓解患者在看病时的紧张情绪,唐绍全还会用轻松、幽默、谦和的语气询问病人的发病原因、家族病史、近期服用药物等情况,给病人写病历时详细记录病人发病情况、体质、检查结果等详细信息,方便日后综合考虑病情。有的患者这样评价他的看病经历:“唐大夫待人亲和,看病严谨,到他这来看病啊,总感觉药还没吃、针还没下,病就好了一半了。”正是这种视病人如亲人的工作态度,将“仁心仁术铸医德”奉为座右铭的唐绍全赢得了广大患者的认可,使得他声名远播,经常有市内外各地的患者特意来找他看病,特别是疑难杂症患者居多,月均接诊患者近7000—8000人,最多时每天能达到300余名患者。

“唐医生医术好、人好。”这样的称赞不时会在这个小诊所里听到。采访的半天时间里,唐绍全就免去了3个人的医药费。“一天免除的医药费都是两三百元。”负责收银的助手告诉记者。经常来看病的叔叔阿姨们都知道,唐医生有几位特殊病人:100岁的冯树清、98岁的赵树芳,还有几位连唐绍全都叫不出名字的“百岁老人”。这些老人在他的诊所里享有特殊待遇,看病不排号、优先问诊,拿药不付钱、随来随走。“几位老人家里都有或多或少的困难,有时候家里人实在是凑不出钱,用轮椅把老人送来,我从来都是分文不收。”三教镇的刘祥才患有肾病,长期在唐绍全诊所看病拿药。唐绍全在旁人口中得知他家庭困难后,专门叮嘱助手对刘祥才免除医药费。一年下来,仅为刘祥才免除的医药费都是3000元。

来找唐绍全诊治的病患不少来自农村,除了中医的传统影响力和“唐绍全”的名声,更重要的原因是唐绍全开的中药比较便宜。“即使现在条件好了,但还是有些比较困难的乡亲,实在扛不住了才来诊所。”唐绍全说。对于患者,他一视同仁,尽可能开最经济实惠的药减轻患者负担,甚至有时还自掏腰包贴钱帮助那些一时凑不齐药费的乡亲交纳费用。

唐绍全的义举,不少人认为他有点傻。“开诊所不为赚钱为什么?”面对旁人的质疑,唐绍全又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他将自己家中珍藏的从不外传的30多张药方毫不保留的向外界公布。要知道这些秘方其中不少是祖辈、父辈遗留下来的智慧结晶,还有就是自己熬更守夜整理好几本“疑难杂证”治疗手札才总结出的药方。这样的举动在同行看来简直是匪夷所思。


大  爱


“唐绍全医生的中西医结合疗法对慢性病很奏效,他给我们每一位就诊病患都留了手机号码,24小时开机,24小时接受咨询,在这里看诊安心、踏实!”一位前来诊所看病的老人同病友谈起唐绍全,言语间全是藏不住的钦佩。老人几年前落下偏头痛的毛病,备受病痛的折磨。在唐绍全诊所就诊后,唐医生十分关注老人病情,从不漏接老人的咨询电话。耐心治疗之下,老人的病情得以缓解。在感激之余,老人更是打心眼儿里将唐绍全当成了自家人。

从医38载,“随时在线、随叫随到”似乎已成为唐绍全的工作常态。在家人的眼中,唐绍全话不多却一直忙不停,平均每天200—300例的接诊数,回到家中的他依然在电脑前,拿着手机为病人答疑解惑。“我的病人中外地人占了很大一部分,人家来一趟回家病情有无好转,我每天都要通过电话或微信问询。”一边说,唐绍全一边翻看一位合肥患者的微信聊天记录。在病患的眼中,他事不拖、操的心挺多,他总能清楚地记得每一位患者的病情,酌情断诊开方,他的手机总是响个不停,随时都在“答疑解惑”。

外人很难想象,唐绍全曾经拒绝了永川区多家医院的高薪聘请。身为永川区政协委员的他始终将中医传承扛在肩上。他说,他现在需要的不是一块名中医的牌子,而是能有更多的时间将前辈名老中医的数十年经验效方传承、记载下来,尽己所能把中医学继承并发扬光大,让中医真正与时代特征结合,更好地为人民大众所接受,更好地发展传承。


编辑: 赵小兰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 技术支持:永川网
渝ICP备11003527号-1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外环西路92号(原财政局) 永川区新闻社网络宣传部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