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川网 >> 新闻 >> 永川新闻 >>  正文
用每一个普通的日子为你写诗







徐小波简介:

临江小学校长 ,兼任重庆市诗词学会常务理事、永川区诗词学会会长、《永川诗苑》主编。在《诗刊·子曰》《作家导刊》《重庆诗词》《银河系》《永川日报》《海棠》《永川诗苑》等发表诗词、散文、通讯等近百件。主编教师文集《根韵书香》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著有个人诗文集《追梦有痕》。

李小毅简介:

重庆两江新区花朝小学教师,重庆市诗词学会会员,长篇小说《天然恋曲》在《海棠》杂志上连载,获2012年度“西凯· 海棠”文学奖大奖,长篇小说《火》获2016年度“西凯· 海棠”文学奖小说奖。已完成长篇小说《桃夭千里》,写有数十万字读书笔记、日记、随笔等。完成诗歌、短篇小说数十篇,部分作品在《诗刊·子曰》《重庆散文》等杂志上发表。



“茶与竹/是不凡的/绿色精灵,茶与竹/是山中的/至清至雅……”1月13日,在怡西女子品读会上,一双璧人深情朗诵了永川本土诗人海清涓的《茶竹倾尘》。永川文艺界的朋友对这两位都很熟悉,他们就是徐小波、李小毅夫妇。

二人因诗词结缘、因诗词生情,2016年,二人正式组成家庭,把寻常夫妻间的柴米油盐过成了诗酒花茶。


徐小波:传承诗词文化正当其时


徐小波是永川诗词学会会长。自小,徐小波就喜欢文学,读小学时,他的作文经常作为范文在课上分享。上了初中,在他的老师钟代华的影响下,徐小波喜欢上了诗词。初二时,徐小波创作的第一首现代诗《红叶》,发表在了一个大学的校报上,这对他的鼓励很大,更加燃起了他对诗词的热爱。

他熟读唐诗宋词,喜欢背诵古诗文,这个习惯一直延续至今。每天睡前,他几乎都要背诵一两首诗,或是一段古文。他说,平时要注重积累,才能提高文学素养。他尤为擅长写传统诗,他认为,一个好的诗词作品离不开三个要素,一是情,诗作必须是有感而发,有情而作;二是意,即意象、意境、意思,诗歌要包含具体形象的景物,诗人要赋予它们独特的情感,用一组相关的意象营造一个意境,表达的东西要有趣味性或哲理性;三是言,诗歌的语言要含蓄,有韵味,有音韵美。

徐小波说,诗词是我国传统文化的瑰宝,以唐诗宋词为代表的中国审美和孔子思想是世界公认的中国智慧。2016年,徐小波当选了永川诗词学会会长,他便把推动永川诗词传承发展的责任扛在了肩上。近年来,区诗词学会筹办了首届校园诗词大赛,陆续建立了10余个中小学、企业、机关分会,诗词联赋正在更多地走进学校、景区、机关、企业、村居。在临江小学,徐小波开设了诗词课,并亲自任教,六年级一班的周俊才,就是个优秀的“小诗人”,他写下:“男儿本是戎马志,应如卫青霍去病。飞马提枪征匈奴,胡虏红血红刀刃。”徐小波当即批注,并叮嘱周俊才以后每写新诗,就发给他看。


李小毅:用小说还原生活本质


妻子李小毅擅长写小说,目前已完成三部长篇小说的写作,部分作品获得了海棠文学奖。在父亲的影响下,李小毅喜欢阅读,性格内向的她常常和书打交道,在文字中去找寻精神慰藉。她说,看书、写书是一种精神上的愉悦,在码字的时候,时间是完全属于自己的,她很享受创作的过程。

有意思的是,说起写小说,李小毅笑言是因看“韩剧”而起,看到关键剧情的时候,她常常觉得剧情不应该这样发展下去,如果自己是编剧,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于是,李小毅便萌生了写小说的想法,人物形象的设置、故事情节的发展、最后的结局都可以由她来掌控。

她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天然恋曲》应运而生,小说以一个乡村女教师的视角,讲述了她的成长历程,具有时代价值和社会意义。当时正值暑假,每天都有充足的时间创作,又加上写的是自己熟悉的领域,仅两个多月的时间,李小毅就完成了15万字的作品,作品得到了业内的高度好评,获得了2012年度“西凯· 海棠”文学奖大奖。第二部长篇小说《火》,也获2016年度“西凯· 海棠”文学奖小说奖。目前,她正在创作长篇小说《傻子》。


以诗互赠


夫妻二人共同活跃在永川文艺界,在永川的文化沙龙上常常能觅得他们的身影,二人一起朗诵,一起主持文化节目,首届华语诗歌春晚重庆分会场就由他俩共同主持。

共同探讨文学创作是二人之间独特的相处方式。

在丈夫徐小波的影响下,李小毅也开始写诗。李小毅在重庆工作,只有周末在永川,微信,变成了他们讨论诗词创作的重要阵地。打开二人的对话框,几乎全是诗词往来,他们会把自己的作品通过微信发给对方,对方总在第一时间给对方回应,或谈读后感、或提修改意见。徐小波笑言,李小毅的新诗已经胜过他了。

诗,是他们相互表达爱意的重要载体。在徐小波生日时,李小毅就写了一首诗,赠与爱人。

《明月 》

初夏的晚风徐徐吹动日历

吹开了四月的窗

月亮被时间揉成规则的圆


我站在一棵树的阴影里

身体被照亮的部分

像透明的涟漪


月光如手掌

轻轻掀开湖水的浪漫

让陌生的波光

柔软成摇曳的水草

幸福

就是一段相互依偎的路


月光如雪片洒下

把夜的灰烬一遍遍冲刷

一盏灯被温柔地点亮

像一朵

小小的山栀子

余生,幽香萦绕


徐小波也写了不少爱情诗,比如:


《在初夏走进万亩茶园》


王子打马上山,来看你,姑娘

一匹黑色骏马,它乌黑发亮,骨肉健硕

它奋蹄长嘶,惊诧起一路俗世的尘埃

王子从上一个季节就已经启程

黑马的背上,驼满了情歌

他这样来看你,姑娘

你终于把持不住,翠绿的爱情 遍山流淌

你轻倚枝头,姑娘

那闲适,那优雅,惊艳千年

怕是已倾倒了一万个陆羽

你一定是从天庭取来清泉,甘露

呵护自己的容貌

你也曾借来清风束好裙裾,珍藏起身体的秘密

今天,万亩茶园空无一人

阳光是多余的

芽片丰富而茁壮

多好的身姿,多亮的色泽

略带着羞涩,舒展在王子的心跳里

姑娘,你脆嫩漫天的秀色,你曲曲直直的线条

以及你惊世骇俗的馨香,轻易就穿透了王子的脏腑

他像受伤者一样,一丝不挂

仰睡在你大片大片的青春之上

看样子他不愿意变成水,煮你

他要把带来的诗歌,一一取出

在你的韶光里住下来,终生吟唱


出游采风


艺术在生活中萌芽,对于文艺家来说,采风为艺术创作提供了重要的第一手资料,是他们从生活中攫取艺术养分的极好方式。

徐小波、李小毅夫妇经常出去采风,他们常常采取自驾游的方式,或远或近,都要走出去,去感受不同地方的人文风情和自然风光。

他们最近一次共同出游是应邀参加铜梁诗词学会组织的采风活动,在黄桷门下,徐小波写下了“千年冠盖承风雨,百尺虬枝问昊天。作美鸳鸯连理结,相依云下度流年。”表达了他对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美好希冀。去过黄桷门的朋友应该知道,黄桷门由两棵黄桷树组成,在离地约三米处紧紧相拥并合为一树,形成了一道天然的门,在当地流传着众多动人的爱情故事,因此又被称为情人树或鸳鸯树,被视为忠贞爱情的象征。

在玄天湖畔,李小毅写下了“玄天水静秋声远,霜叶离枝舞落红。芦荻挥毫轻写意,巧将山色画湖中”的美好诗句,描绘出玄天湖的美景。

永川自然风光旖旎,尤以茶山竹海深得文人墨客的喜爱,徐小波夫妇也不例外,他们二人也创作了许多关于茶山竹海的诗词。诸如:“翠带舞茶山,疑因圣女还。持壶为水厄,竹下会诸贤。”“一瞰群峰渺,持刀向宇横。武侯何未决?林里有雄兵。”等诗句。

平日里,在工作和家庭琐事之余,他们也会利用每日散步的时间去到永川的各个角落,共同去寻找生活中的诗意美好。

以诗为媒,以诗传情。夫妻二人把每一个平淡的日子过成了令人艳羡的诗和远方。


附:《天然恋曲》片段赏析

日出在即,游人们如一个个虔诚的信徒,目光齐刷刷聚焦东方。灰暗的天幕上已有几缕五彩的霞光,底下是一大片深黑色的云层,人们焦急而兴奋地期待着。手机、相机、摄像机都已开启,万事俱备,只待日出。游人屏住呼吸,咳嗽和吐痰声显得分外刺耳,偶然也有小孩儿的叫嚷声……忽然,有人轻轻地说了声:“出来了——”大伙儿立即欢呼起来,在厚厚的云层的缝隙中,露出一抹鲜红。欢呼声渐渐停止,伴有轻微的私语声,人们耐心地等待着一场视觉的盛宴。时间仿佛凝固了,那抹红色像是娇羞的新娘,莲步微移,躲进了最末端的云层,犹抱琵琶半遮面,游人几乎望眼欲穿。终于,从云层上端,那抹鲜红再次出现,一丝丝,一点点地移出云层,像一道红色的月牙镶嵌在黑丝绒般的云幕上。红色越来越大,由月牙状变为弧形,再变为半球形,像是踩着慢节奏的舞步。那是大自然最为神妙的红色,红得那么鲜亮,红得那么耀眼,红得那么迷人……

编辑: 赵小兰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 技术支持:永川网
渝ICP备11003527号-1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外环西路92号(原财政局) 永川区新闻社网络宣传部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