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川网 >> 新闻 >> 永川新闻 >>  正文
左手抚琴 右手击键

他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农村小学音乐教师,曾获得永川区小学音乐教师基本功大赛桂冠;

他是一名民间音乐人,歌手,乐队指挥,本真而纯粹,悄无声息地活跃在永川及周边区县民间舞台;

他是一名跨界音乐人,他左手抚琴,右手击键,除了词曲创作,还涉猎小说与诗歌创作,其小说《岁月之尘》曾获西凯·海棠文学奖提名奖。

他叫李伦。


左手抚琴  右手击键

本报记者 付 丽

李伦演出中


李伦的生活处处有音乐。






永川区化工路的原化工厂片区,像繁华都市一处落寞的孤岛。

永川化工路2号单身宿舍,有着一种过气的味道——狭窄,光线有些暗——二三十年前那种典型的厂区员工宿舍的样子。

然而,随着李伦的到来,附近居住的人时不时听到悠扬的音乐响起,或吉他弹奏的醇厚、细腻、圆润亮透的民谣和流行音乐,或音色柔美、深沉厚重的大提琴,仿佛在诉说一段动人的故事。

在2号单身宿舍的219房间里,10平方米的狭小空间,却藏着李伦和他的音乐生活、艺术生活,安放着他的诗意人生。


一曲种下音乐之梦

1974年,李伦出生于永川县茶店乡(现属大安街道)。

很小的时候,李伦就发现自己在音乐上有着同龄人没有的“天赋”。一首歌,听过一两遍,就能把调子记下并哼出来。

记得第一次看坝坝电影《刘三姐》,李伦除了能记得里面的故事情节,电影里优美的音乐、动听的旋律,深深地吸引了他,以至于听一次,就能有板有眼地哼出来,让小伙伴们羡慕不已。

就是这场电影,让李伦深信自己对音乐有一种特别的敏感。


一曲成就“校园明星”

1990年,李伦考入永川师范。

在学校举办的迎新晚会上,一曲二胡独奏《万里长城永不倒》震撼了李伦:“没想到,二胡曲可以演奏得这么好听。”这首曲子是电视剧《霍元甲》的主题曲,当时可谓风靡一时。尤其让李伦赞叹的,二胡演奏者不是音乐老师,而是几何老师黄宁祖。

李伦对音乐的兴趣被一曲激活,自此,他痴迷上了二胡演奏。没有二胡,李伦想到了舅舅家里有把旧二胡,于是便找到了舅舅。这是一把连绷子都是破的二胡,但李伦如获至宝,他找来风干的蛇皮,用最土的办法对这把破旧的二胡进行了修补。

尽管这把经过改装和修补的二胡外观看上去并不那么美丽,但却是李伦拥有的第一件属于自己的乐器。李伦说,当时自己只要一有空就练习,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二胡世界”中。

仅一个多月时间,李伦就掌握了二胡演奏的技巧。第二年的迎新晚会上,由永川本土知名音乐人、音乐老师乐华东钢琴伴奏,李伦二胡独奏的《二泉映月》轰动了全校,李伦也“一曲成名”,成了颇受关注的“校园明星”。


误把高胡作二胡

在李伦的音乐人生,曾经闹了一个笑话。

那是师范二年级狂热地练习二胡的时候,一位师弟手中有一把高胡,很漂亮,让李伦羡慕不已,天天缠着师弟要练练。师弟也爽快,满足了李伦的要求。于是,李伦便按照二胡的技法,天天习练,乐此不疲。

在师范二年级时,由于感情的波折,李伦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唯一能抚慰他的就是音乐。

除了二胡,李伦几乎酷爱所有的乐器,风琴、圆号、黑管、小提琴等等。不管哪一样乐器,到了李伦的手中,都很容易上手。这些信马由缰似的练习,加深了他对音乐的认识。曾经,李伦完成了小提琴七级的晋级,“可惜没有再练下去。”对此,李伦话语中多少有些遗憾。


组建第一支“农民乐队”

1993年,李伦永川师范毕业,分配到石庙小学任音乐老师。音乐虽然是副科,但对李伦来说也算是专业对口,他很满意命运的这种安排。

“石庙小学李老师,乐器玩得安逸得很。”很快,李伦的音乐“才华”让周边的群众赞叹不已。其中,石庙6大队有10位年龄30岁左右的农民音乐发烧友,在石庙小学缠了好久,非要拜李伦为师学习乐器。实在拗不过,李伦收下了自己的“编外学生”。

10名大弟子十分卖力,每天和李伦一起练习吹拉弹唱,身体不好、气息不足的,吹得气都喘不过来了,还脸红脖子粗地吹。遇到冬天,嘴角都吹烂了还坚持吹下去。

1996年,李伦与弟子们商量,大家一拍即合,成立永川第一支农民乐队。除了校园、课堂,李伦似乎找到了自己音乐的另一片生长地。遗憾的是,这支农民乐队没能坚持多久就偃旗息鼓了。

热爱艺术的,本质上都是浪漫的。李伦就有不少浪漫的想法。

农民乐队解散后,李伦与朋友合伙,利用空闲时间,开办了一家图书馆,主要从事图书阅览和租借。但没过几个月,图书馆关门了,剩下的书消失了一大半。


做不完的“乐队梦”

农民乐队解散后,李伦的“乐队梦”却从来没有停止。

1998年左右,永川选拔48名音乐教师组团到重庆参加比赛,李伦也是团员之一。

1999年,李伦参加了永川教师基本功大赛,他以精湛的二胡独奏、钢琴弹奏、歌曲《向往神鹰》,获得第一名,在永川音乐教师圈内声名鹊起。在教学中,李伦善于以自己的方式,激发学生对音乐的兴趣,挖掘他们的音乐潜质,提升他们对音乐之美的感知能力。2001年,李伦被评为重庆市骨干教师。

2006年,电子乐器兴起,李伦便召集当初“走散”的弟子,组建了农民电声乐队。“农民电声乐队也是好景不长作鸟兽散。”李伦告诉记者。

期间,大安要组织参加总工会组织的职工合唱,时任大安教办负责人打电话给李伦,希望他能创作一个合唱曲子,领队参加比赛。李伦答应了。后来,李伦创作词曲的《渝西之郊——大安》,在比赛中获得了成功,并得到了永川知名音乐人王自忠老师的高度评价。就是这次与王自忠老师的交流,让李伦受到了极大的鼓舞,也对和声有了新的理解。

2008年,李伦和贝斯手张勇、键盘手董旭东等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组建了沦陷乐队(取沉沦、深陷于音乐之中的意思)。李伦说,这是一支纯粹的高手集聚的乐队,“一群水平相当的音乐人聚在一起排练,感觉比真正站在舞台上演出感觉更好。”每一次,他们定点在川主沟原来的中山影都排练时,总是会吸引很多人悄悄在台下欣赏、学习。

后来,沦陷乐队改名为烈酒乐队,他们的音乐也如同烈酒一般醇厚、浓烈。


在音乐与文字间徜徉

除了热爱乐器、热爱声乐,李伦还热爱词曲创作。

“扬雪轻抚,钟情之初,思慕之昨……”这首《雪》是李伦自己创作词曲的歌曲。时光所无法彻底冲刷去的,总会在特定的时间和场景再现。最后才发现,自己从来就不曾走出来过——歌曲呈示部分采用日本民歌风格,诗经(其实那就是中国的古民歌)一句带三句,上下两阙,低回中充满期待;然后白话渲泄爱与苦、悦与怨。是触景生情之作。

“洁白手掌深入夜色,一片沉默情怀暖向孤独……”这首《昙花》的灵感来自永川诗人周西的诗作《洁白的手掌》和璧山诗人赵兴中的诗作《捕风者说》。这是李伦个人十分偏爱的作品。这首歌曲的意思很简单,旋律也不复杂,但具有一种触动人的力量。歌曲所表达的就是:唯有站立于黑夜,才能守卫光明;所有表达都有谄媚的嫌疑,唯有沉默者最为赤诚。

同时,李伦还十分热爱文学。他说,音乐与文学是相通的,热爱文学,阅读文学经典,尝试文学创作,都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李伦特别喜欢杂文,对鲁迅的杂文更是推崇备至。此外,他还喜欢阅读古希腊神话。

闲暇之余,兴之所至,思之所寄,李伦创作、发表了不少叫人称道的诗歌作品。


我的小狮子

去年隐居的星星已经回来

苍幕下有清冷冷的我的歌声


我的小狮子

你说最大的和平就是不去干涉彼此的内心世界

有些温暖多余且让人烦恼

哪里比得上夜跑和静思


我的小狮子我的爱

我曾到过的地方有你的未来

你总迷信未来

而我迷恋你未战斗时柔顺的毛发


我的小狮子

所有的未来都是一个个尽头

树影婆娑乱草耳语

我珍爱你的彷徨与忧伤

——《我的小狮子》


在这首《我的小狮子》里,李伦以舒缓的咏叹,似乎表达着自己对一段情愫的追思与呼唤。

“坐在阳台上,怀里倚把二胡。/我还是当年钟情于你时的姿态,只是/拉不出那样美好的声音。/所有的杂质都混入了我的人生。/我的手指犹疑不定,我的心又脏又乱……”透过这些优美的诗句,我们不难感受到诗心里情感起伏的波澜。“我坐在阳台上,二胡倚在我怀中。/从《江河水》到《二泉映月》/……不知道为什么全是水?”

与永川很多诗人不同的是,李伦的诗歌作品有一种音乐之美在字里行间流淌,这种音乐美,不仅是他的不少诗作总是自觉不自觉地涉及音乐题材,还在于他的诗作中的节奏感。

“校园里很热闹,传说棠城师范学校的师兄师姐很乐意接待小师妹小师弟,我想就像那时候,我们总对新来的同学怀着更为亲切的关注,更对一个新的心灵怀着一份莫名的好奇吧。”

“送我来学校的是我的姐姐,我足有1米68高的姐姐。她为我背着被子棉絮以及斜插在上面的两支笛子,我则轻松地挑着箩筐还扛把锄头。”

……

这是李伦尝试创作并获得成功的小说《岁月之尘》的开头两段。从中可以看到一个独特的现象,李伦的诗歌与小说作品,有一点似乎挥之不去,那就是李伦所理解的音乐。

李伦说:“在音乐与文字间徜徉,就是我感觉的最好的生活状态。”

本版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编辑: 蔡腾飞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 技术支持:永川网
渝ICP备11003527号-1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外环西路92号(原财政局) 永川区新闻社网络宣传部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