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川网 >> 新闻 >> 永川新闻 >>  正文
相距千里看异同

相距千里看异同

——走马观花看广元汉中巴中

本报记者  凌泽恩

相距或止千里,然而风土人情、经济社会发展,便有很大不同。今年五一期间,记者走马观花似的,到了地级市广元、汉中、巴中等地,看见一些不同,感受到不同地方的人的独特生活。


观与感一:出行何必凑热门?

今年五一4天假期,记者也想借此时机外出走走。到哪儿去呢?鉴于近年来热门景区、热门线路拥堵严重,记者决心走冷门线路,于是选择了川北、汉中一线。初定的线路是要看看剑门关、广元,到汉中了解一下三国等历史故事、感受战争的场景。后来见汉中—巴中—永川线路与去时经过广安阆中的线路里程相近,遂将巴中作为返程的停留地之一。

实际走下来,这条路基本不堵。

俗话说,旅游就是从自己呆腻烦了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烦了的地方去。为什么人们还是要去?首先是希望了解不一样的自然环境。其次,是要了解不同的人文历史、风土人情。第三,是要散心。

从记者这些年亲身体验加上人们口传、媒体宣传报道的情况看,旅游景区的同质化现象非常严重。比如古栈道,剑门关有,恩施大峡谷也有了,又如玻璃栈桥,张家口有,我们永川的石笋山也有了。再如,论山的巍峨。人们常常以为西藏动辄几千米的高山,一定能给人不同的感受,其实真到了西藏,你才发现,你看见的山的高度,跟自己在别的地方看大山时的所见也差不多,甚至还不如——因为你是站在山中的谷地看山,自己足下也是几千米的海拔,所以那山,远没有电视中的那么巍峨壮丽。甚至身入西藏看山,其感受中的山,还不如川北一线山中看巴山。所以,单从看山这个角度看,旅游是可以不凑热门的。


观与感二: “冷”“热”不均剑门关

李白《蜀道难》说,“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其中还对剑门关有着具体而生动的描绘,“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

很小的时候,读到这样的诗句,对于蜀道,总有一些雄奇险峻的想象。也促成有了机会必去看看剑门关的想法。

真到了实地,才知道太白先生确实吹得高明。

其一,其实崇山峻岭中,总是有许多的山中谷地。秦地与蜀地之间,要相通,总还有许多其他的道路。至少还有江边两岸可行。当然,走剑门关应该是最近便的一条路。于是剑门关的重要性得以凸显。

其二,剑门关固然是两山之间的一片低矮之处,其实关上是一处山间平地,有剑门关镇政府驻地在山上。假如你对李白的“峥嵘而崔嵬”理解为山势险峻得不得了,到了山上一定会有上当的感觉。因为在关上看高山,有点像永川人在山脚看箕山、看阴山,甚至看黄瓜山的样子。——即便是在山脚看剑门关最高处的高山,也不过如在四面山背山看四面山一样,没有想象中雄奇险峻。

——所以说,景区的出名,除了自身实在好之外,还得要知名文人的如椽巨笔吹嘘一下。

然而,剑门关之行让记者感受最深的,还是山间小镇的冷热不均。

据说,过去高速公路开通之前,人们游剑门,走国道,那时候,山上小镇最热的是靠南一侧。如今,高速公路道口开在山北一侧,人们大都从北侧上山,于是北侧热起来。

记者见到:下午三四点钟的样子,山北进入核心景区之后的地带,停满了车、到处是人,接待游客的参观、宾馆挂满红灯笼,每一个店,都有人在公路边吆喝、招呼客人。可谓热闹。而继续往前(南侧)行不过数里,大致从剑门关镇政府驻地附近起,人就几乎很少见到了,后来甚至整栋楼一个店面都没开门。

——所以记者感觉,景区,道路至关重要。

在刚下高速公路道口前行不过三五分钟车程,在剑门关流下来的小溪边路段,记者为一种杂音所困扰。因为这里靠近“512汶川大地震”的青川、北川、宁强一线,记者对这种特殊的声音还是很注意。但经仔细分辨,最终确定为“蝉鸣”。按照永川的情形,蝉鸣都是在盛夏酷暑之时,而记者在剑门关听到的蝉鸣,却是5月1日,天气阴凉。

——所以记者感觉,地不同,物性不同。人身经验,不可以偏概全。


观与感三:广元不是山间旮旯

还是孩童时,就听说了广元是在大山里。说铁路在山中走,一条隧道接一条隧道。那时候就感到广元在神秘的大山中。然而此次真到了广元市区,虽然确实四周都是大山,但绝非幼时想象中逼窄,而是一片很开阔的山间谷地。按照广元本地人的说法,广元市区为五个坝,东坝、南坝、北坝、上西坝、下西坝。记者注意到,是两条江在这里交汇形成的。称之为坝,大致应算两条江的冲积小平原。其中一条是白龙江,是嘉陵江的上游。另外一条叫清江。

广元因为是一个地级市,下辖利州、元坝、朝天三区和旺苍、苍溪、青川、剑阁4县,面积16314平方公里,人口302万多人。且因为在山区,所以有机场。因为是出川要道,所以有普通铁路、有高铁,高速路则是G5、G75、G5012的交汇之处,还有国道108、212等交汇于此,交通可谓不错。但是这里人气远远没有永川旺。除了辖区主要处在大山之中外,更因缺乏工业聚集。据广元市政府今年初的政府工作报告称,去年,该市全年地区生产总值801.85亿元,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到30592元、11854元,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7.69亿元。

而永川的数据似乎要略高一点。去年,永川实现地区生产总值845.7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6.6亿元,城乡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到36749元、18244元。

其中仅就工业而言,永川支柱工业集群规上产值785亿元,战略性新兴产业规上产值378亿元,永川工业发展开始向特色化和中高端迈进,智能装备产业不断壮大,汽车及零部件产业快速集聚,电子信息产业加快转型,特色轻工产业扩能增效,能源及新材料产业提速发展。而广元报告的是:加快产业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取得新成效,聚力发展“6+2”新型工业,全部工业增加值迈上300亿元台阶,规上工业总产值突破1000亿元,战略性新兴产业、军民融合产业占比分别达到18.6%、9.3%,从报告提到的产业看,有林丰铝电、娃哈哈第二生产基地、劳特巴赫精酿啤酒等支撑性引领性项目落地、中国西部绿色家居产业城首期项目开工,四川省燃气集团在广元注册成立(为该市首个区域型总部经济体);新培育规上工业企业50家。广元经开区成为全国高性能工业铝材产业知名品牌创建示范区。但比较而言,总值大于永川,但他们区域广、人口多,人均远低于永川。当然,广元似乎比巴中要好一些。对于汉中,未作比较,但感觉汉中虽有中航工业的企业,却也不尽如人意。


走马汉中:霸王应悔封刘邦

汉中市也是一个地级市。出高速一进汉中城,就会感觉很漂亮。漂亮源自于入城大桥龙岗大桥。桥为钢筋索拉桥,设计了三道拱形门,有点意境。

汉中因汉水而得名,古有“天汉”美称,位于陕西省南部,北依秦岭,南屏巴山,辖汉台、南郑两区和城固、留坝、勉县、佛坪、略阳、宁强、西乡、镇巴、洋县等9县,面积27246平方公里、人口380多万。

曾经以为汉中如广元一般,城市在山谷。到现场才知,中部为一个小的平原——汉中平原。古有褒国,现在仍有河名叫褒河。记得周幽王烽火戏诸侯为的就是逗妃子褒姒一笑,褒姒就是褒国人,即是汉中之人,说明这里自古产美女。现场看,这里的人有一种强健的美。

在农耕时代,平原是物产最丰富的地区。秦亡后,项羽分封诸侯,将刘邦封为汉中王,结果刘邦在这里积蓄力量,拜将韩信,出陈仓小道灭三秦,到赵魏齐,经略中原,最后项羽乌江自刎,刘邦建立汉朝。汉武帝开疆拓土,这才有了汉族。看见汉中平原,记者觉得,或许当年项羽不知道汉中地势,误以为这里是山地,所以封给了自己不喜欢的刘邦。要是早知汉中有平原,当不至于把富庶之地封给自己最大的对手。

但到了今天,汉中平原仍然是以农耕为主的样子,平原里,主要种植着小麦和油菜,而且长势特好,国道边很少见到其它经济作物和土地流转的痕迹。这给人的感觉是:留在农村种地的人力比较足。

而在永川,种地的主力军似乎主要是老人,而且土地流转多,农业基地、园区比较多,不少的还走上了农旅结合发展的路子。


观武侯墓:幽静冷清何为鉴?

曾经听闻诸葛亮为防盗墓,给自己选设了个绝对不同的墓地:死后葬在定军山一山洞中。洞中长年流水,且布有机关。到现代,因当地居民有鸭子从上游失踪,从洞的下游流出且被砍死砍烂,于是当地人趁枯水季节,钻入山洞,最终发现了武侯真墓。传说很神奇。于是,5月3日上午,记者离开汉中城区前往勉县县城附近的武侯墓——这附近,不但有武侯墓,其实涉及三国的史迹很多,还有武侯祠、定军山、点将台。

武侯墓景点门票70元,人很少,古柏参天,更添静谧。有古柏挂牌称已经1700多年了,试着合围,一般要两个半人才能围拢。树龄之大无可置疑。但是从树生长的科学和现实形象看,似乎没那么久。景区内乐楼说明该楼为明初所建,距今约700年,感觉树龄倒是于此年头有些相符。因为明朝时,特别提倡忠孝节义,所以有古墓、建乐楼当顺理成章。

是是非非,难以考校。未及考校,且听人言。但是那种景区的冷清程度,确实不敢恭维。要讲山水灵秀,这里不亚于现在川西的某些景点;要说人文历史的丰厚积淀,这里从商周秦汉到三国,甚至近到解放战争,都有可供品味的故事。为什么这么冷?是三国游等人文历史之游过时了吗?是宣传不够吗?是门票过高了吗?还是其它?值得我们的旅游开发研究、为鉴。


观市场:物价相当特色独具

先说菜市场。广元、汉中,都可以看见在一个个小巷子里,菜农摆个地摊就卖菜的现象。说明这里的管理像永川的过去,蔬菜价格也与永川差不多。而农副产品批发市场,却就各有味道了。

广元,与我们这里差不多,有一个大的农副产品批发市场。不用细说。

汉中,批发市场很有特色,多而小、单一而零散。而且不少是铁皮钢架搭建的临时用房。比如水果批发,占地约两三亩,与其他批发相距几公里。辣椒批发,他们就在大街边,不过十来家。干鲜与中药材批发在一起,家数不少,但就在一条巷子里。

巴中,蔬菜批发晚上很旺。但是在巴河南岸老区,蔬菜批发市场连着的小巷里,天将黑,批发就开始了,一直到八九点钟,还有许多人、三轮车等在围绕着大货车拿货,人声、喇叭声嘈杂,大包小包的蔬菜摆满地上,三轮车不断地开进开出。拿货的,似乎有零售摊,还有餐馆等。我们这里的批发,主要是从凌晨两三点开始,到天亮基本结束。不知巴中,何以青睐傍晚?

最奇特的是,大约晚上9时许,记者在巴中蔬菜批发市场旁边,看见有5名巴山背二哥,宿在街边。他们每人都有一个底小口大的背篼,带着一床被子,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上半身钻进背篼、下半身露在外面。问他们为啥在街边过夜?答称家远、天也不太冷,所以将就过。过去听说有电视讲巴山背二哥的故事,没有直感。这次见到,深觉他们确实不容易。

房地产市场,房价或租金,三地大致与永川相当,相差不超过10%,但高档房子广元汉中会上万。


观生活:越往北越奇特

其实广元和巴中的饮食,和我们这边大致差不多,但是受到了一些北边的影响,面食的样式渐多而已。但是到了汉中,那饮食就与四川盆地内的有些不同了,面皮、米皮、面、馍,成了主打。印象最深的就是面皮米皮,很薄。可以冷吃、也可以热吃。记者选了一家人气特旺的小店,点了一份热米皮、热面皮、蔬菜豆腐,还有个什么拌汤。结果“皮”很有韧劲,油辣子其实也很香,但就是不习惯。而蔬菜豆腐,类似我们的河(和)水豆花,只是加了蔬菜沫的样子,显得有些黑;而那拌汤,难以入口。分析他们的饮食习惯,结合当地吃“皮”2000年以上的介绍、并结合吃馍的现象,或许是古时候这些地方战争多、为了打仗时士兵携带食用方便,形成了他们的饮食习惯。

此外,几个城市的街面,不论大街小巷,都是十分的干净。

另外,唯独汉中的绿化,在使用箱体绿化的同时,还偶见花盆绿化、背篼装土绿化等奇异现象,倒也有趣得很。

住宿消费,一般宾馆标间,广元、巴中在150-200元/天的水平,汉中总体要高一些,多在200-300元/天。


编辑: 李小川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 技术支持:永川网
渝ICP备11003527号-1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外环西路92号(原财政局) 永川区新闻社网络宣传部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