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川网 >> 新闻 >> 永川新闻 >>  正文
命运以痛吻我,我报之以歌

命运以痛吻我,我报之以歌

——五间镇合兴村簸箕坪村民小组漆远财脱贫小记

本报记者 凌泽英

“若家里找不到我,就来地里吧,我一般都在地里忙活。丈夫脑梗后连我的名字都不记得了,只要他呼喊孙女诗韵的名字,我就知道他在叫我了。”近日,五间镇合兴村簸箕坪村民小组的建卡贫困户漆远财,面对命运的打击,报之以歌。


勤劳人家建新楼

漆远财今年61岁,丈夫洪明国62岁。夫妻俩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没有其他手艺,年轻时两人扣手做农活,是村里一对令人羡慕的勤劳夫妻。上世纪90年代,夫妻俩种梨子,喂母猪,养鸡鸭鹅羊,种养业红红火火。儿女双全,一家生活幸福。

1999年,夫妻俩请工人打石砖,准备修建楼房,夫妻俩和公公等3人齐心协力挑砖修新房。底楼修好后,又攒了几年钱,才修建二楼。没到外面打过工,全靠地里一分一分刨出来,攒钱的辛苦可想而知。但夫妻俩却也在劳作中尝到了勤劳致富的甜头,成为组里最先修建楼房的农户。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修建二楼时,有位工人摔断了腿,支付医药费外还赔偿4万多元。但漆远财没被困难打倒,她继续和丈夫勤劳奋斗在农村。


多番打击不离弃

如果只是工人受伤这事,漆远财家根本不会落入建卡贫困户行列。

是屋漏偏遭连夜雨,接二连三的打击令她应接不暇。2006年,漆远财的儿子患膀胱癌,治病透析花钱;2007年儿子患阑尾炎,手术又花钱。2009年,丈夫洪明国脑梗瘫痪,治好后没有记忆力,不认识人,连妻子姓名都不记得了。唯一记得的是孙女的名字“诗韵”。每逢有人来找漆远财,他就大声喊“诗韵”,听到声音后漆远财就回家来。有时家里来人走了,洪明国说不出对方名字,漆远财就不停地猜,直到洪明国点头了,才知道是谁来找过她了。

儿子患上重病,没有精力做事挣钱,儿媳妇城里打工陪孙女读书;女儿嫁到外地,在家带孩子,也帮不上父母。近年来,漆远财患上甲亢、又做了妇科手术,没办法做重体力活儿了。

2014年,漆远财家评为建卡贫困户。


产业帮扶唱新曲

勤劳人家就是不一样。洪明国评为二级肢残,从最初的吃饭都需要伺候,到现在虽然双手不大灵敏,但在妻子的引导下,他试着双脚踩住竹竿,用不大灵活的手砍柴;有时帮着烧火煮猪食,扫扫地,喂喂鸡。

漆远财认为,对比当初,丈夫虽然仍然不认识她,也记不住她的名字,但还能做点事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期。她很高兴。

“平时,白天我出去做农活,把门开着,他就当把‘锁’。”漆远财说。就连生病住院期间,她也是每天早上进永川城治疗,下午赶回家忙活。医院不让住院病人离开,她便申请获得同意,家里、医院两头跑。

2017年,区残联送来鸡苗,漆远财视若珍宝,在五间镇懂兽医技术的帮扶干部莫剑的指导下,50只鸡苗存活率很高,至今仍有40只鸡,其中34只鸡在生蛋;2018年五间政府送了两头猪来,漆远财精心喂养;2017年,漆远财利用荒坡荒地,种植了2500余株约20厘米长的花椒苗,因技术欠缺,去年施肥伤了苗,她又补栽;儿子儿媳帮忙出钱安装了天然气,她自己筹钱安装了自来水;见不得土地空着,凡有农户外出打工,她就拣来土地种植……随着年龄一天天变老,漆远财的身体也开始出现病痛,白天咬牙坚持做农活,夜晚腰酸腿疼,有时膝盖疼得横着走路;甲亢病情导致眼睛胀,流泪,脑血管轻度堵塞,头昏,经常服药……“好在政府帮扶,住院费自付仅10%。”漆远财感谢永川的健康扶贫政策。

最近花椒挂果施追肥,漆远财娘家兄弟抽空来帮忙。去年,漆远财家花椒树10-20%挂果,收入约2000元。今年预计60-70%挂果,收入会有所增多。“最近镇村干部组织开会,准备带我们花椒种植户去板桥镇学技术呢。”漆远财高兴地告诉记者,在奔小康的路上,她家一直没有停步,现已脱贫享受政策。

据五间镇人大主席张静介绍,为切实帮扶贫困户,该镇优化配置帮扶贫困户的机关干部,使之具有固定性、持续性;“一户一策”因户施策,或产业帮扶,或低保兜底,或临时救助;扶志与扶智相结合,使之不躺在低保簿上“睡大觉”,对有学生的家庭重点帮扶,引导清洁院坝,减少疾病;机关干部做好过细思想工作,劝解五保老人进敬老院生活;发挥党支部战斗堡垒作用,机关干部向贫困户讲清讲透帮扶政策,使其感恩,主动脱贫。据了解,该镇贫困户180户,已有160户脱贫享受政策,另20户今年底脱贫。


编辑: 蔡腾飞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 技术支持:永川网
渝ICP备11003527号-1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外环西路92号(原财政局) 永川区新闻社网络宣传部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