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川网 >> 新闻 >> 永川新闻 >>  正文
抱朴归真 弦动我心

——永川区二胡学会会长陈晓棠的乐教人生

本报记者  付 丽

陈晓棠在演奏。


陈晓棠和学生在一起。


陈晓棠让二胡走到群众身边。


积极推动和促进永川二胡事业发展。

5月17日,在萱花小学旁边的工作室里,永川区二胡学会会长陈晓棠拿出二胡,缓缓运弓,轻揉弦丝,拉起了《二泉映月》。这是陈晓棠最喜欢的二胡曲子,她简洁又细腻地将作品演绎得有急有缓、有张有弛、层次分明,节奏的变化、乐句的处理都让人身临其境,感受到了内聚的功力。


与二胡结缘,父亲是自己的启蒙老师


说起自己和二胡的结缘,陈晓棠说这是“命中注定”,从自己记事起,她的记忆里就有爷爷和父亲的二胡琴声。

陈晓棠的父亲是一名地质工作者,常年在野外工作,在那个没有手机,没有电视的年代,拉二胡成了陈晓棠父亲工作之余排解寂寞和思家情绪的最佳选择。而每次回家,陈晓棠都会缠着父亲教自己拉二胡,尽管每次父亲在家的时间都很短,但每天放学后,坐在父亲身边听他拉二胡成了陈晓棠童年最快乐的记忆。父亲外出工作的时候,陈晓棠就按照父亲教的方法自己抱着二胡慢慢地练。这段自学自娱自乐的二胡时光陪伴了陈晓棠从小学走到高中。

1987年,高中毕业的陈晓棠到合川化工厂工作,在厂里的幼儿园当起了老师。在合川化工厂的这段时间,由于厂里文艺氛围特别浓厚,又由于自小拉二胡,陈晓棠参加了厂里的职工乐队。在这里,陈晓棠不仅拉二胡,还学习了拉小提琴,很快就成为了职工乐队的明星人物,和大家一起上班,一起演出,日子过得很快乐。

1992年,陈晓棠告别了工作5年的合川化工厂,调回到永川调味品有限责任公司办公室工作。在这里工作的几年时间,陈晓棠每天按部就班上下班,在成家立业的奔波中逐渐降低了拉二胡的频率。

转机出现在1997年,陈晓棠被外派到永川调味品有限责任公司的成都办事处工作。在这座文化底韵深厚的城市,陈晓棠欣赏到了许多音乐会,认识了二胡专业的演奏家和教育家,见识了真正的二胡演奏水平。原本印象中那么随处可见的二胡,在田间地头是一番模样,在演奏厅内又是另一番模样,散发出了特有的魅力和神秘感。“那个时候的心情真的很激动,很震撼,觉得自己对二胡既了解又陌生,好想认认真真地重新认识它。”陈晓棠说。

陈晓棠萌生了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二胡的想法。而在这之前,除了幼时父亲的启蒙点拨,和自己的摸索,陈晓棠从来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甚至都没有一个专业的老师指点一二。在成都青少年宫,陈晓棠找到了教二胡的罗承德老师,和一群学二胡的小学生成为了“同学”。陈晓棠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一边上班,一边学习。

2000年后,原国营单位体制改革打破了生活的宁静。她成了下岗工人,她面临两个选择:回永川安排就业,将失去学习二胡的机会;留在成都,自谋出路。经过辗转反侧的思索和与家人的商量,陈晓棠选择了留在成都,选择了自己还没有走完的二胡之路。

买断工龄后的陈晓棠在成都干了很多份工作,但唯一不变的是,总能在成都的青少年宫看到陈晓棠学琴的身影。她的坚持和努力感动了罗承德老师,罗老师给她安排了一份助教的工作,让那个时候经济紧张的陈晓棠多了一份补贴。“那个时候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单纯快乐的学生,心里就想着怎么学习,可能是和孩子们一起学习吧,总觉得自己身上充满了干劲,充满了力量。”这份难得经历让陈晓棠至今回忆起来仍无限感慨。


专业的学习让她更加懂得了二胡之美


2005年,一个偶然的机会,陈晓棠得知四川音乐学院对外第一次招收成人器乐进修班,名额很少,竞争很大。为了接受更专业系统的教育,陈晓棠果断报名。经过层层专业选拔,陈晓棠被录取了,成为了四川音乐学院民乐系二胡专业大专班的一员。

然而难题却出现了。这个成人进修班是两年制全脱产学习班,要求很严,如果陈晓棠选择入学,那么就意味着这两年内,她不仅不能工作挣钱,还成了一个“消费者”,需要支付学费、住宿费和生活费。35岁的陈晓棠正左右为难之时,家人给了她莫大的支持和鼓励。后来陈晓棠才知道,自己是这次进修班招收的唯一一个二胡演奏方面的学生。

在四川音乐学院脱产学习的两年里,陈晓棠特别珍惜这次的学习机会,心无旁骛,认真练琴,系统学习,对二胡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明代著名戏曲理论家王骥德在《曲律》中说道:“乐之筐格在曲,而色泽在唱。”这就是说一个曲子作好了以后,就看你如何来润色演唱了,在乐器演奏上就看你如何来润色演奏了。由于二胡是不定音乐器,在演奏的时候就给了演奏者更大的发挥空间,演奏者在演奏时双手可以随着曲调的变化来摆动,轻松自在又惬意,不仅听的人是一种享受,演奏者也是一种享受。

陈晓棠说,二胡有它的生命力,具有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生活气息浓厚,音乐形象栩栩如生,在很多旅居海外的中国人眼中,二胡是乡音,是家国情怀。

正是因为了解到二胡的魅力,也有感于当时二胡的处境,陈晓棠决定在学成之后回到永川,尽自己所能,将二胡传承下去。


希望让更多人加入到传承二胡的队伍中


2008年,结束四川音乐学院学习的陈晓棠回到了永川,开始了自己的“传承”。由于当时二胡还没有被大众所接受,使用得最多的还是街边一些流浪艺人,让很多人认为二胡是难登大雅之堂的乐器。最开始,陈晓棠只收了两个学生。“刚开始回来的时候招生太难了,很多家长都会带孩子学其它热门乐器,二胡从来没有在家长们的考虑范围内。”

虽然只有两个学生,陈晓棠也是一对一地教,一点也不敢马虎。为了让大家对二胡有更多的了解,陈晓棠有时候还会带着学生到户外上课,带着孩子参加社区活动,参加表演。慢慢地,越来越多的学生家长开始认识到二胡的价值,她的学生也从最初的2名发展到后来的50多名,还吸引了不少成人二胡爱好者参加。

逐渐忙碌起来的陈晓棠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感和成就感。“那么好的乐器,如果没有人继承和发扬,多可惜啊,现在好了,孩子们也逐渐喜欢上了,成人也不断地来咨询和学习了。”陈晓棠说。她在培养其它学生的同时,更注重家庭成员的培养和熏陶,她先后教她的兄长、侄女和女儿学习二胡,女儿陈思颖也因二胡专业考上广西艺术学院二胡研究生,毕业后女儿在成都也以传承传统乐器为己任。

2012年,陈晓棠积极倡导和组建成立永川二胡学会,立即得到了相关部门和领导的大力支持,学会一成立就有80多名会员。这让陈晓棠很高兴,因为以前都是自娱自乐的二胡爱好者们终于有了一个相互切磋交流的平台,大家可以一起探讨二胡演奏技艺,开阔眼界,获得更多民乐知识。一下子,永川区的二胡及民乐活动“活”起来了。

如今,永川二胡学会已经成立7年了。7年里,陈晓棠一直默默地为学会积极工作,组织会员们一起排练、一起交流、一起参加演出,忙得不亦乐乎。为了使学会整体提升加强学习,今年永川二胡学会还将对接重庆二胡学会,成为重庆二胡学会永川中心。

陈晓棠说:“二胡是我们中国土生土长的乐器,是传统文化的符号,是民乐之首。它实用性强,参与性广,受到了人们的喜爱,而把它发展和传承下去,则是我们需要共同来完成的一件有意义的事。”


本版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编辑: 赵晓岚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 技术支持:永川网
渝ICP备11003527号-1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外环西路92号(原财政局) 永川区新闻社网络宣传部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