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川网 >> 新闻 >> 永川新闻 >>  正文
从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到立体交通区域枢纽(上)

“壮丽70年  奋进新永川”系列报道之交通篇

从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到立体交通区域枢纽(上)

本报记者  凌泽恩/文  赵  丰/图

成渝高铁穿城而过。


永川长江大桥。


成渝高速公路。


西三环高速公路。


乡镇公路上档升级。

一个传自解放前的故事说:一位有钱人花钱雇了轿子出门,结果却被居心不良的抬轿的人颠下悬崖。当记者将这个故事告诉今天的小小少年时,他们的第一反应都很惊奇:有钱为啥不买车自己开,却要去坐轿子?当记者告诉他们“那时没有车,甚至也没有公路和铁路”时,他们终于恍然大悟似的“哦——”了一声。

永川交通的历史,似乎也在这“哦——”的声音中,揭开它那近70年来巨大的变迁。


1.千年沿革: 大路、骡马与古镇


松溉古镇,曾经繁华远超永川县城,有“白日千人拱手、入夜万盏明灯”之说。这种繁华一直维持到解放后好多年。为什么繁华如斯?概因那时,松溉是永川唯一的水码头(那时候朱沱还属于江津管辖),更因那时没有铁路交通和公路交通,于是乎,大量的人、货进出,都得在这里集散。

而接力船运的,是陆地上的挑夫和骡马(永川更多的是马,马而成队,成为马帮)。其实那时候,因为船运需要大江大河,所以针对的主要是远距离的运输。一般不太远的运输,都用人挑马驮。而且,若是马驮,赶马人常常自己也会同时挑一挑,这样才能提高运输效率、增加收入。也正是这样的运输工具、运输方式,所以远距离运来的货物,价格就特别的贵了。据说解放前,曾经食盐卖到一、两块银元一斤。所以那时候吃盐巴,得省着吃,倒是免了如今多盐给人带来的高血压隐患。

1980年代初,记者在城墙边,曾经听过一位老人炫耀自己的光荣史——作为担脚的(挑夫),自己一天可以在永川重庆之间走个来回——说是一天,其实也不准确,因为:每天天不亮,就要担起一两百斤(单斤)重的担子,往重庆赶,中午以后到重庆,交了货,再往回赶,晚上凌晨两三点钟才能回到永川。

不管是人、还是骡马,都得有路走啊。那么,那时候永川的路是什么样的呢?除了乡村的羊肠小道,高等级的路就是大路——一种石板路。那可是有着上千年的历史,以致于留下了“大路朝天、各走半边”的俗语。

一般场镇与场镇之间、场镇与县城或重要的城镇之间,不知经过许多代人的不断努力,都会修出一条大路。大路一般宽约一米多点,有的路段也会超过两米。在三十年前,这种大路还比较普遍地存在。记者印象中,从临江到永川、到梓潼、到陈食、到高滩、到江津六合场,都有一条石板路。尤其是临江到永川的石板路,中间有个梯子坎,宽有两三米,是陡陡的坡,小孩上完坡,已经走不动了;大人上完坡,也气息不匀,于是路边总会看见有人“歇气”。永川城往东到大安石庙方向,也有大路。而陈食到吴滩的大路,印象中在翻越云雾山时,是依山开凿的,有的地方铺了石板,宽约三四米,显得比别的大路更宽。或许,那条路也是那时候永川通往江津甚至通往巴县、九龙坡等地的要道吧,记者未及详细考察,反正1980年代初,记者路过时,已经很少见到平坝路段有石板,而山上的石板路保存相对完好。有人介绍说,早年聂帅在陈食读书时,回吴滩老家,走的就是这条大路。

这种大路,也是古时永川的官道。公事往来,都走这路。人行为主,也偶有骑马的,但因为路窄且不平,所以除了马帮运货,很少骑马跑这样的大路的。交通工具有轿子滑竿,难得一见的是城里的自行车(被称为洋马儿)。

据《永川县志》《重庆市永川县交通志》:“永川县建国前仅成渝公路过境的一段38.4公里”“路基宽9米,路面宽6米,路面材料碎石,路面平均厚度0.3米……”


2.艰苦创业:铁路通车与乡乡通公路


抗战时期,重庆成为陪都,四川成为大后方,老四川的地位凸显,于是规划建设了成渝铁路。但是直到解放,路也仅仅是有了些基础。解放后,西南局组织大会战,成渝铁路通车,从此,永川的地位跃升。铁路车站附近的城镇,都因着交通的优势,实现人口的快速集聚;车站附近的人,也都有一种优越感。这种区位优越,一直延续到遂渝铁路通车和高速公路称为交通主力之后。

据《永川县志》《重庆市永川县交通志》:1950年冬至1952年秋,修建运输大动脉——成渝铁路;1951年7月1日,渝永段顺利通车;1952年7月1日,全线通车。

另一方面,是公路。

从省级公路看,解放前,成渝公路虽已通车,但是那时候车少、路窄(直到1980年代中期,成渝公路经过几番扩建,才有了而今的宽度)、弯多弯急——比如经过永川城区这段,就是从堂皇坝那边,经过西北公社(现在西北加气站、车检所那边),沿着现在的环南路,走泸州街、大南门、肖家冲、望北路、原东南公社一线,这一段后来被现在的环北路截弯取直。

另外一条省级公路是到泸州的公路,是解放后建成的。这条路从大南门出发,经泸州街、南大街,上黄瓜山,在山上蜿蜒经黄文场、茯苓场、吉安场,下坡出境进入泸州地界,也是弯多路窄路不平。

更多的是县道。解放后,经过三十多年的建设,凭着钢钎二锤,凭着肩挑背扛,凭着实干苦干,基本上在每个公社之间、公社与县城之间,都建起了公路。但那时的公路,有几个特点:一是弯弯绕,因为为了节约土地、为了少架桥降低工程难度,公路一般都在山边水边绕来绕去。二是泥结石为主。除了省道改为沥青路面,地方因为财力很有限,所以县道及以下层级的路面,基本是石头和泥巴筑就,雨后满路泥浆,晴久一路灰尘。我们现在说的村道、通组公路什么的,早期无人敢想。

再说车(运输工具)。

那时候的运输工具主要是人力、牛力、马力的架架车、独轮车以及驮运等。随后逐渐有了大量的拖拉机,再后来便有了汽车。永川最著名的当是省运输公司汽车25队和永川县汽车队。那时候,如果谁是司机,家属都牛气哄哄。小车基本是难得一见的稀罕物。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期间慢慢有了公交。不过,很长一段时间,乘公交车都是一项体力活。挤车挤得老人晕、小孩哭,翻窗也是常事,因为挤车造成的吵架,几乎每个车站每天都可以看见若干起。

那时候也曾有过许多心酸的交通故事:曾经,金鼎学校有位李老师,家在梓潼临江交界处,因为妻子体弱多病,每到周六下午放假,李老师回家,就得在半道上的花果山煤矿或者玉河湾煤矿(音),担一挑(50公斤)煤炭回家——从金鼎到家,步行的路程近50里(25公里),现在即便是乘公交车,也很麻烦。但是那时候因为交通不便、再加上为了节约,不但要步行回家,还要中途买一挑煤炭担回去,其艰辛,今天与车为伴的人恐怕难以想象。

据《永川县志》《重庆市永川县交通志》:1955—1957,修建公路144公里,县内公路达182.4公里;至1965年,县内有公里353公里;到1976年,县内公路达567.2公里,成为永川地区乡乡通公路的第一个县……到1985年,县境内公路达807.49公里,省道有成渝、永泸、永鱼—永铜、云鱼公路等4条共111.09公里;县道有永寒、永津、大九、永荣、永松、盛朱公路等274.4公里;区乡公路57条275.8公路,有太三路、石何路、陈栏路、天望路、大龙路、大寿路、小南至双竹公路、隆济至普莲公路、石脚至水碾公路、大朱路等280.8公里;厂矿专用道50条146.2公里。且大大改善提高了已成公路,全县形成了纵横交错、四通八达的公路网,1976年实现乡乡通车;1984年61个乡镇通行客车。但所有公路中,四级以上公路只有58公里。

1984年,全县境内有大小客货车、简易机动车共计2105辆,大小拖拉机1088台。1985年10月统计有自行车24360余辆。

水运有长江和小安溪河通航。

(未完待续)

(本报道准确数据来自永川区档案馆和区交通部门)


编辑: 李小川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 技术支持:永川网
渝ICP备11003527号-1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外环西路92号(原财政局) 永川区新闻社网络宣传部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