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川网 >> 新闻 >> 永川新闻 >>  正文
诗韵铿锵人长寿


诗韵铿锵人长寿

——“90”后诗人周明扬的惬意生活

周明扬夫妇优雅的居住环境。


周明扬在水景公园跳交谊舞。


周明扬正在创作书法作品。

自嘲(二首)

九二方临耳半聋,器装助听听犹重。

交流最喜声声慢,话语尤欣普普通。

开会心专知渺渺,散场足捷步匆匆。

炸雷深夜难惊我,一觉天光日已红。

脑健心明体不差,失聪还遇眼昏花。

读刊读报时难久,看戏看灯影叠加。

书法挥毫歪扭扭,键盘敲字乱麻麻。

难堪错位发消息,竟把张家当李家。

这是已有92岁高龄的诗人周明扬为自己写的自嘲诗。除了“耳半聋”“眼昏花”,却自觉“脑健心明体不差”,能用电脑、会玩微信,拉丁、牛仔、恰恰、探戈等各类舞蹈更是不在话下,闲暇时更能吟诗作对。

近日,记者走进了“90”后诗人周明扬的惬意生活。


半世坎坷一“诗痴”

周明扬出生在原石竹镇官岩村。1947年璧山师范校毕业,1948年回乡帮助进步人士宋子扬创办了石竹学校,并在该校教书。1950年参军在西南炮兵部队。1954年转业到达县地区万福钢铁厂从事行政工作。1957年,因为敢于说真话,周明扬被错误地划为右派,发回原籍老家当了20多年的农民。1979年平反落实政策后,周明扬回到达县万福钢铁厂子弟校工作,后担任《万福钢铁厂志》执行主编,直至1988年退休。

周明扬自幼热爱文学。在中学时代,他便经常写一些散文、诗歌等,尤其喜欢传统诗词。后来由于工作的缘故,长期与文字打交道,打下了坚实的文字功底。退休赋闲在家后,便拿起笔来抒发自己对人生、对时代的感悟与思考。回忆自己那段刻骨铭心的人生经历,周明扬显得很淡定。他说,不管时事如何变迁,自己对文学、对诗歌的热爱始终没有改变。

周明扬还喜欢记日记。从参加工作以来,他长期坚持记日记。平常,周明扬时不时写一些散文和诗歌习作。正如他在自述中所说:“每有所感,常缀句打油,一抒胸臆,无奈不谙声律,所作多不入流。”他曾在万福钢铁厂子弟校的“墙报”上“发表”过一些作品。但由于处于那个特定的时代,他不得不忍痛把厚厚的日记本,连同诗歌作品偷偷烧掉了。

1993年,周明扬回到永川定居。同年,加入永川诗词学会。当他捧着自己精心创作的诗词向诗友请教时,却被泼了一盆“冷水”——平仄不过关,不懂格律。平仄格律要求是传统诗词的基本要求,是判断一首传统诗词作品入格不入格的基本标准。平仄不过关,就意味着自己还是一个“门外汉”。格律诗的用韵,历来以旧韵为主的(上世纪90年代还没有提出新、旧韵双轨并行),入声字便成了他的一大障碍。

如何突破格律这一关?学习是唯一的途径。为此,周明扬反复阅读王力先生编著的《诗词格律》,并在实践中不断对照检验,较快地掌握了律、绝诗的排列组合规律。对于常用的入声字两百多个,他逐一抄录以加深记忆,同时探索它的音韵特点,触类旁通。运用时对读音没把握的字词,便借助韵书查考。这样大约半年时间,他的格律就基本过关了。

韩愈有诗云:“读书患不多,思义患不明,患是已不学,既学患不行”(《赠别元十八协律六韵》)。周明扬说,自己虽然老了,但童心犹在,还有继续学习的勇气。

通过抄录强记,格律关很快过了。然而,在周明扬看来,学习传统诗词,还有两关必须过:一是语言关,二是意境关。

诗词是高雅的语言艺术。诗词的语言形象、生动、精炼、含蓄,还要符合韵律要求。周明扬购置了辞书、韵书及诗词鉴赏辞典等工具书,以备随时翻阅,从中获取一些营养。同时,大量采用和提炼民间语言,使之格律化、诗意化,成为诗家语,然后用于自己的作品中,形成雅俗兼容的语言风格。一首诗能给人美感、给人启迪,让人读后能留下印象,也就算有意境了。要提高创作意境,炼诗外功与炼诗内功同样重要。周明扬在学习传统诗词过程中,除了重视“炼词”,还十分重视“炼意”,对到手的诗刊、诗集,总是首先读它的文论部分,帮助自己领悟其诗中蕴藏的意境之美。在创作中,注重意境营造,力求诗意含蓄,意境优美。

正是有了这种对传统诗词艺术的执着追求,苦苦求索,成就了周明扬的诗人梦想。1998年,周明扬出版了自己的第一部诗集《乐知斋吟稿》;2005年,周明扬的第二本专著《明扬诗文选》出版;2010年,周明扬出版了第三本个人专著,也是他的第一本评论作品《明扬品诗》,凸显了他在传统诗词领域中的造诣。


一手好字满纸韵

除了写诗,周明扬还有一大爱好就是书法。

从小在私塾启蒙,先生既教国学,又传授学子们左手练算盘,右手习书法。就这样,渴望“学书法”的种子在他心底埋下。曾经当过老师的周明扬一直都对书法有一种痴迷。就算是在那一段坎坷的人生经历中,周明扬也没有放弃练习书法。1985年,周明扬的一手好字得到了工作当地的冶煤局领导重视。当时,冶煤局正在收集资料写一本志书,正愁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来负责编写,周明扬的出现,让冶煤局领导眼前一亮,当即决定让周明扬作为修志办公室主编,负责整理、起草这本志书。在编写这本志书的时候,周明扬也终于可以静下心来,一边练书法,一边写志书。

退休之后的周明扬选择回到永川养老,因为上学、工作都不在永川,刚到永川的周名扬非常不适应。为了尽快的认识新朋友,丰富自己的退休生活,同时也有了足够的时间可以系统学习书法,正是老有所学,陶冶情操的好时候。周明扬到永川老年大学报了一个书法班。当时,这个书法班的学员并不多,有的学员甚至“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能坚持。为了激发大家的兴趣,周明扬号召办起了展览,用他的热忱与细心,将学员们凝聚在一起。就这样,大家的学习兴趣越来越浓厚,学习氛围越来越好。除了书法,大家还在一起钻研篆刻等,怡然自得,其乐融融。1993年12月,永川老年书画研究会正式成立,周明扬便成了这个研究会的第一批会员。

说起写书法的好处,周明扬脱口而出:“修身养性”。“写书法的时候,不仅坐姿、站姿要端正,心也会变得很安静。”周明扬说,不争不抢、不浮不躁的心态,让他感觉“很幸福”。心情好了,身体也差不了,一把年纪的他身体健朗。“有的时候大冬天写字,一用心,还能出一身毛毛汗呢。”周明扬说。

书法和诗词总是相辅相成,起承转合,抑扬顿挫,书法也要讲节奏、章法。有时候练起书法得心应手时,周明扬便会即兴赋诗一首。

冬日作书偶成

三九严冬雪漫飘,躬身悬肘试挥毫。

胸中有竹手飞舞,纸背留痕力射雕。

静气凝神忘杂念,足温体热脱棉袍。

忽惊书法胜魔术,不用空调寒自消。


九二童叟一舞迷

晚上7点半,是周明扬每天固定的运动时间。在水景公园,都可以看到他轻快舞动的身影,伴着优美的乐曲,带动着舞伴翩翩起舞。从探戈、恰恰、牛仔,各种舞步周名扬都能轻松驾驭。别看他92岁了,但跳起舞来丝毫不输年轻人,有些快节奏的舞步,周明扬还能一口气跳上6分钟。

说起跳舞,还要从周明扬年轻的时候说起。1950年,刚刚参军的周明扬被分配到《钢铁战士》报社工作。那个时候,很多苏联来的专家都很喜欢跳交谊舞。第一次看到苏联专家跳交谊舞,周明扬就被深深吸引。受到这种氛围的影响,周明扬也开始慢慢摸索着开始跳了起来。“那个时候年轻,机关里面的年轻干部经常在一起跳,就在普通的三合土地面上,放上音乐,跟着音乐我们就跳起来。”周明扬说。

慢慢地,周明扬的舞越跳越好,跳舞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不仅能自己跳,还能给别人当教练。有一次,为了带舞伴,白天就跳了足足8个小时的周明扬,晚上还参加了一场舞会,跳下来,觉得自己精神抖擞,神采飞扬。

80多岁的时候,周明扬突然想学探戈和三步踩,于是到处找老师。但是找到的老师觉得他年龄大了,不愿意教。不服输的周明扬找了几次,还“夸下海口”一个月之内就会把这两种舞学会。不到一个月,周明扬就把这两种舞步学会了。在学习期间展现出来的状态,让老师十分惊讶。

“吃饭只吃八分饱,跳舞只跳一小时”,是周明扬给自己定下的目标。一切的运动量都根据自己的具体身体状况来,以睡一觉起来没有疲惫感为准,如果第二天早上起床觉得有点疲惫,那么前一天的运动量就稍大了,需要进行调整。

每天喝两口自己酿制的葡萄酒软化血管,看看书、写写诗、写写字、跳跳舞,“90”后周明扬的生活别提多惬意了。就像他自己写的那样:“九二衰翁二九心,一颠一倒复青春。几多正着缘歪打,返老还童幻亦真”。


编辑: 刘佳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融媒体中心 技术支持:永川网
渝ICP备11003527号-1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外环西路92号(原财政局)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融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