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川网 >> 新闻 >> 永川新闻 >>  正文
下好产业扶贫“先手棋” 铺筑乡村振兴幸福路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月22日6时30分讯(通讯员 赵竹萱)乡村振兴战略是“三农”工作的“总抓手”,要巩固和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实现农民致富增收的长远保障,只有下好产业“先手棋”,通过发展产业的方式实现“输血”到“造血”的转变,才能以产业兴带动农民富。

近几年,綦江区以乡村振兴统揽全区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以产业扶贫为抓手,通过制定各项扶持政策,唤醒了农村群众对自主发展产业的主动性,也优化了农村薄弱的基础设施,让产业能冲破桎梏,进一步向市场靠拢,农业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


唤醒“造血”主动性

找回发展信心 做强横山大米产业

位于綦江区东北部的横山镇,平均海拔在1000米以上,以康养旅游和横山大米这两大产业而闻名。相较之下,横山大米的名气尤为更胜。

横山大米历史悠久,早在清朝时期便已获贡米之誉。如今的横山大米更是手握国家标准和欧盟标准双认证,走出国门,广享市场美誉,最优等级的“横山贡米”市场价格达到了普通大米的数倍。然而几年前,横山大米产业却很是萧条,农户的种植热情不高。

“早些年,外面卖的横山大米根本不是我们横山的米,那个米的品质不好,把我们横山大米的名声搞坏了,导致我们的米都卖不出去。”横山镇堰坝村村民袁应强说,堰坝村是横山镇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村,也是横山大米的核心产区。

早年因为市场乱象,导致纯正的横山大米失去了市场,没有经济效益,许多村民都不再种植。传统农业衰弱,村民都选择了进城务工。

“在那几年间,村上闲置的土地就有近500亩。”堰坝村党总支书记袁洪明告诉笔者,不仅是堰坝村,农田落荒在全镇来说都是普遍存在的现象。“我们这里的传统农业就是水稻,谷子赚不到钱,大家自然提不起干劲儿。”袁洪明说,尽管镇上几经周折将“横山大米”商标权拿了回来,但横山大米产业始终没有发展壮大。

直到2015年,重粮集团来到横山镇,集中规划发展横山大米产业。看到大企业的到来,才让老百姓种水稻的热情逐渐回暖。随后,产业扶贫带着诸多政策、措施落地到了这片土地上。

“遵循‘把支部建到产业上’的思路,我们成立了‘横山大米’产业党支部,以农村‘三变’改革为抓手,助推全镇大米产业的发展。”横山镇党委书记李钱松介绍道,为了将横山大米产业真正的发展起来,横山镇所有村都成立了村集体公司,引导老百姓土地入股,同时村集体公司也为村民提供就业岗位,让大家能就地务工,增加收入。

“万事开头难。尽管我们全力宣传动员,但刚开始的时候,反对的村民还是不少,剩下的也大多在观望。”袁洪明说,后来经过一年多的时间,看到了实打实的效益,有了利润,老百姓的态度才开始转变,发展的热情也高涨起来。

据袁洪明介绍,2019年,仅仅是堰坝村,村集体发展的横山大米产业收入就有15余万元,次年,该村再次流转了408亩土地,发展横山大米产业。

“横山大米产业已经成为撬动全镇乡村振兴的助推器。”横山镇镇长代洪才介绍,截至目前,全镇各村集体流转闲置地共计3000多亩,平均年产水稻240万斤,实现集体经济收入180余万元,可为当地村民增加务工收入80万元。与此同时,按照利益联结机制,利润分红覆盖了全镇所有建卡贫困户。

“我现在没出去打工了,反正在村上就能上班,还可以种点水稻、养点鸡鸭,比在外头打工好得多。”袁应强说,和他一样,不少在外打工的村民都选择回村,发展种养殖业。“近两年,村上的产业搞得红红火火。”

“横山大米产业在发展壮大的同时,也增强了老百姓对农业的信心,要发展想发展的热情高涨,产业发展的主动性和自我造血能力也不断提升。”代洪才总结道,“我们发展产业的根本目的,是要让老百姓能把外动力化为自身内动力,充分激发调动主观能动性,以保证其自身可持续发展,就现在的状态来看,成效是明显的。”


冲破“原始”约束性

补齐发展短板 三江樱桃再焕活力

三江街道照贵村是有名的樱桃之乡,樱桃种植历史长达数百年。每年3月,樱花盛开,繁花似雪,吸引无数游客前来打卡游玩。4月,樱桃成熟,照贵村化作一片红玛瑙的海洋。三江街道随即举办“樱桃节”,吸引游客蜂拥而至。

但好人气并没有给村里带来好收益。照贵村距离綦江城区仅13公里,距离重庆中心城区仅60分钟车程,是典型的现代城郊休闲型经济发展区域。三江樱桃声名远播,在农旅融合上,照贵村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可就是因为优势太明显,照贵村的樱桃产业在早年间反而呈现出专业化程度低、品质参差不齐的状况,村集体经济不足,资产、资源管理粗放,基础设施落后,乡村旅游配套条件远远低于市场需求……诸多因素制约着三江樱桃产业的进一步发展。

照贵村村民王定文告诉笔者,当地村民打小就种植樱桃,大家对自己的种植技术都很自信,加之樱桃年年供不应求,所以绝大多数村民都选择了自栽自种、自产自销的模式,久而久之,便造成樱桃质量不齐、价格不一的结果,外界评价有高有低,同时也形成了“守着金果树等收成”的懒惰思想,没人想着进一步发展壮大,每年都盘算着守着老樱桃树能赚多少算多少。

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社会的进步,游客对樱桃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对采摘的体验感也更加注重,村民才逐渐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路窄了,一到采摘那几天,大清早的,车辆就把村里的路堵满了。”王定文说,原来进村的公路就只有一条,只能过一辆轿车,许多游客堵得不耐烦半道就折返,有的就在村口路边的樱桃树上摘一点樱桃尝鲜,根本不进村。

“村口的很多樱桃树都没有管护,果子不香甜,给游客留下了‘照贵樱桃不好吃’的印象。”王定文说。

基础设施落后,让游客想来来不了;配套设施不完善,进村的游客也没有休息吃饭的地方,留不住人,樱桃产业发展陷入瓶颈。

照贵村党总支书记胡朝相回忆,那几年的采摘季虽然热闹,但樱桃采摘量不增反减,而樱桃的采摘期仅有几天,这就导致村民不得不自行采摘,肩挑担扛到城区卖。如此樱桃耗损量大,价格也远低于采摘价,有的村民家里缺少劳动力,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樱桃烂掉。

与此同时,没有成熟技术的管护,村上老一批的樱桃树也开始逐渐病死。

地方产业和农户自身发展没有齐步并进、协同发展是最根本的问题。想要破解樱桃产业发展难题,首要就是建设起一个能负担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战斗堡垒。

于是,在加强党建、创新用人的基础上,照贵村组建起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形成管理民主、运行规范、统一经营、收益共享的股份合作经营模式。三江街道还邀请西南大学、西南农科所等高校、科研机构高规格精心编制《綦江区三江街道樱桃产业暨休闲观光农业总体规划设计方案》,制定切实可行的发展规划,突出三江樱桃产业优势,将以照贵村为核心的片区定位为“早春第一果——樱桃”的城郊休闲观光农业生态示范区,集赏花品果、采摘游乐、生态休闲、科普教育于一体。

与此同时,该街道鼓励支持农户抱团发展,成立专业合作社,通过龙头大户开拓市场渠道带动发展,让樱桃产业迈出了冲破“原始”桎梏的第一步。与之相对应,“三江樱桃”的品牌宣传力度逐步加大,樱桃基地实施集约化经营,产业化打造,通过引导樱桃专业合作社和龙头大户,按照 “统一生产、统一管护、统一商标、统一销售”四统一标准化管理,增强了“三江樱桃”抵御市场的能力。

提高了整体竞争水平,三江樱桃产业迸发出了强大的发展后劲。曾经制约着产业发展的农户思想、基础设施、抗风险能力薄弱、管理不善等问题,在产业扶贫的撬动下,一个个破解。现在,照贵村樱桃树逾6000株,每年可产樱桃45吨,产业价值达到140余万元,户均增收4000余元。

随着当地百姓逐渐融入樱桃产业,三江街道又及时出台了大力发展以采摘、垂钓、餐饮等休闲设施的政策,在带动农户自我发展的同时,规范旅游配套服务,让农旅融合扎根扎稳,让产业扶贫取得实效。


编辑: 刘佳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融媒体中心 技术支持:永川网
渝ICP备11003527号-1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外环西路92号(原财政局)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融媒体中心